The Path to 2409

The Path to 2409 是 Star Trek Online 的背景設定,為 Star Trek 世界衍生出來的平行時空。交代了自 2379 年電影《星戰啟示錄》(Star Trek Nemesis) 後,到 Star Trek Online 遊戲設定的 2409 年之間發生的歷史事件。

2379-2380 年

在最高執政官辛宗 (Praetor Shinzon) 於巴森裂縫 (Bassen Rift) 一役死亡後,羅慕倫 (Romulan) 政府陷入一片混亂。少數倖存的羅慕倫元老院 (Romulan Senate) 成員之一,也是之前辛宗的支持者–陶洛娜 (Tal'Aura) ,在新任帝國防衛軍 (Imperial Defense Force) 統帥–托莫拉克艦隊指揮官 (Fleet Commander Tomalak) 支持下宣布她自己繼任為最高執政官 (Praetor)。

不過,唐娜翠 (Donatra) 強烈反對陶洛娜的領導,並受到還能指揮大部分第五和第三艦隊的蘇朗指揮官 (Commander Suran) 及布瑞格前將軍 (former Admiral Braeg) 的支持。兩派和解的可能性在布瑞格被處決、唐娜翠發誓絕不接受陶洛娜領導下宣告破滅。

陶洛娜要擔心的不只是唐娜翠的反抗,雷摩斯人 (Remans) 在寇普祖克戰鬥大隊 (Kepeszuk Battalion) 指揮官曉滅將軍 (General Xiomek) 帶領下,要求給予一塊有足夠的自然資源,能讓他們自給自足的一塊羅慕盧斯 (Romulus) 星上的大陸或一顆星球定居,以彌補羅慕倫人上百年來對他們的奴役和壓迫。但陶洛娜的回應是切斷對雷摩斯星 (Remus) 的食物和必需品的補給,並下令托莫拉克封鎖該星球。

在聯邦領空這邊,聯邦星艦企業號-E (USS Enterprise-E) 正在大修並重新改裝,使它能繼續執行探索的任務。在長達一個月的大修期內約半數的艦員被調離現職,其中企業號上的高級軍官 (senior staff officer) 威廉.T.瑞克 (William T. Riker) 和荻安娜.星異 (Deana Troi) 被調到聯邦星艦泰坦號 (USS Titan) 上服役,醫療長貝芙莉.庫修 (Chief Medical Officer Beverly Crusher) 在短暫擔任星艦醫學部 (Starfleet Medical) 部長後又回到企業號上任職。

這段時間裡有兩場審判值得注意,星曆 56867.84 時,造物者 (Founder) 也就是女變形人 (Female Changeling) 因為在自治同盟之戰 (Dominion War) 中對眾生犯下的罪行而被判有罪,被關在聯邦最高戒備監獄–木衛十二 α (Ananke Alpha) 裡。而於星曆 58370.4,羅.拉倫 (Ro Laren) 向聯邦拘留所 (Starfleet custody) 自首,這位前星艦軍官在 2370 年叛逃到馬奇游擊隊 (Maquis)。她對背叛一事承認有罪,之後被命令向地球的矯正機構報到,接受感化教育。

聯邦的分析師持續關注卡達西主星 (Cardassia Prime) 上日益加深的經濟危機。卡達西 (Cardassian) 在自治同盟之戰最後幾天的強力轟炸下被破壞殆盡,死傷人數超過八億人。卡達西主星大部分地區成為廢墟,而卡達西政府卻沒有足夠的資源進行重建。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拒絕了聯邦的援助。

在這種情況下的唯一例外就是安達克計畫 (Andak project)。這是一個聯邦贊助的計畫,目標是恢復卡達西主星上的農業基礎,由惠子.歐布萊恩 (Keiko O'Brien) 領導。不過該計畫一開始就受到像「真實之路」(True Way) 及以馬切特上校 (Gul Macet) 為首的政府保守派等排外團體的反對。只有支持剛萌芽的民主運動的卡達西政府顧問伊林‧蓋瑞克 (Elim Garak) 發揮其影響力下,才能讓安達克計畫繼續進行,計畫已經進展到改善卡達西主星貧瘠的沙漠氣候,希望糧食產量能達到足夠居民所需的程度。德斯仲研究院 (Daystrom Institute) 裡的專家預測若無更多像安達克這類積極有效的計畫,卡達西聯盟 (Cardassian Union) 會在三年內瓦解。

2381 年

星際艦隊 (Starfleet) 正監控著羅慕倫星際帝國 (Romulan Star Empire) 逐漸惡化的政治情勢,研判可能會走向內戰的局面。聯邦大使們和克林貢帝國 (Klingon Empire) 以及 α 、β 象限裡其他勢力的外交代表討論要對此情況採取何種行動,是要介入羅慕倫調停以維持和平或只防止衝突擴大到羅慕倫領空外其餘則放任不管。

托莫拉克率領的帝國軍和雷摩斯船艦在兩個星球間的空域持續發生小型衝突。羅慕倫對雷摩斯星的封鎖持續進行,使雷摩斯人要忍受食物和補給品短缺所帶來的痛苦。星際聯邦 (United Federation of Planets) 決定提供羅慕盧斯星及雷摩斯星雙方人道救助。

在史巴克大使 (Ambassador Spock) 回到聯邦領空的這段期間,羅慕盧斯星上的統一運動仍然持續茁壯。寇普祖克戰鬥大隊的曉滅將軍現在支持統一運動,將地下組織視為另一群被羅慕倫政府壓迫的人民,不過兩派之間因要採用何種作法達成目標而分持己見。曉滅用軍事手段強迫羅慕倫人接受雷摩斯人的要求,而統一運動的地下組織則希望採用非暴力的外交手段。

星曆 59480.33 時,史巴克正式向聯邦議會 (Federation Council) 提出援助統一運動的請求,議會同意會認真考慮這項提議。

因為封鎖雷摩斯星以及國內動盪不安的關係,最高執政官陶洛娜已經沒有足夠的力量阻止唐娜翠指揮官的行動。唐娜翠趁機召集了脫離帝國而效忠於她的軍隊佔領了羅慕倫境內數個農業星球,隨後她自立為「大羅慕倫帝國」(Imperial Romulan State) 的首任女皇,首都設在波江座 α 主星 (Archenar Prime)。陶洛娜宣示會採任何必要手段奪回領土。

貝久人 (Bajor) 聯合其他星球要求卡達西政府及軍隊成員要為他們於佔領貝久星及自治同盟之戰時對眾生犯下的罪行接受審判。但卡達西政府拒絕所有交出其公民的要求,於是貝久人轉而向聯邦議會及克林貢最高議會 (Klingon High Council) 求助,希望他們能站出來主持正義。

博格人 (Borg) 最近在 α 象限動作頻仍,有可能又產生了新的博格女王 (Borg Queen),星際艦隊任命尚路克.畢凱 (Jean-Luc Picard) 全權負責防禦來自博格的新一波威脅。畢凱派九之七 (Seven of Nine) 研究航海家號 (Voyager) 從 δ 象限帶回來的科技,找出用來攻擊博格人或為聯邦在以後的戰爭中創造優勢的方法。

不過星際艦隊也不是把全副精力都放在軍事上。星曆 58839.03,星際艦隊於舊金山星艦造船廠 (San Francisco Fleet Yards) 舉辦了新的星艦「聯邦星艦凝星號-A」 (USS Stargazer-A) 建造典禮。凝星號-A 及其姊妹艦是專為科學研究及探勘設計的新一代星艦。

2382 年

羅慕倫不穩定的情勢仍然是 α 及 β 象限中最受矚目的事件。

因為重要的農業星球被大羅慕倫帝國佔據之故,羅慕盧斯星現在處於糧食短缺的危機下。而發電廠及工廠也因為無法從雷摩斯星取得重金屬和二鋰晶體 (dilithium) 而無法提高輸出量。

為避免迫在眉睫的國家危機發生,最高執政官陶洛娜勉為其難的接受了聯邦的糧食補給。不過她以『這是羅慕倫的家務事』為由,拒絕聯邦協助創造她和女皇唐娜翠之間的談判機會。

陶洛娜下令她的執政官 (Proconsul) –托莫拉克艦隊指揮官,負責奪回那些被唐娜翠佔領的星球。托莫拉克命塔蕊絲將軍 (Admiral Taris) 當他的副手,並令她重新組織及動員羅慕倫剩下的所有軍隊。

為了穩定母星上的政局,陶洛娜決定改革羅慕倫元老院。由她指派的改革重組委員會表決通過讓她可以不經選舉逕行任命參議員 (Senator),據此她組成了一個全部都是她的人馬的元老院。羅慕倫–瓦肯統一運動的領袖向陶洛娜請願,希望能在元老院佔有一席之地以代表他們和雷摩斯人,但陶洛娜拒絕。

對元老院的改革惹惱了羅慕倫貴族們,在辛宗得勢之前都是由貴族們主導元老院,但現在他們剩下的席位一隻手都算的出來。幾個貴族世家的代表們聲稱幾個世紀以來都是由元老院輔佐最高執政官共同治理帝國,僅靠陶洛娜一個人管理是辦不到的。泰力士 (Tellus) 世家甚至公開譴責陶洛娜,並叫他們的家族成員辭去政府職務。

克林貢帝國 (Klingon Empire) 趁羅慕倫元氣大傷的這段期間閃電進攻羅慕倫領空,奪回基度瑪星 (Khitomer) 及其周遭星區。聯邦議會譴責這個行動,但是坎托克大使 (Ambassador K'mtok) 稱收回帝國領土本來就是屬於克林貢的權利。

在試圖進入羅慕倫政府權力核心的嘗試失敗後,統一運動的代表–史巴克大使再次就是否支持的問題向聯邦議會施壓。議會本來要正式支持統一運動,但在議會裡有高度影響力的瓦肯議員特羅絲 (Councilor T'Los) 指出兩個種族統一後的結果是無法預測的,但羅慕倫和瓦肯雙方各自維持獨立可能會經歷的過程卻能合理預測。因此,邏輯上最合理的選擇是反對統一運動以保護瓦肯人的生活方式。

議會最終未能對支持與否做出決議,並暫時擱置此議案。

另一個令聯邦分析師感興趣的是一個與人造生命形式的人權有關的法律問題。星曆 60334.46 時,星艦研究發展部 (Starfleet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的歐文.派瑞斯將軍 (Admiral Owen Paris) 下令將聯邦星艦航海家號 (USS Voyager) 從 δ 象限帶回來的移動式全像產生器 (mobile emitter) 交由星艦在蓋勒四號星 (Galor IV) 上的機構研究。

緊急醫療全像程式 (Emergency Medical Hologram, EMH) 也就是「醫生」(The Doctor) 拒絕交出全像產生器而提出訴訟。他主張於航海家號在 δ 象限的這段時間他是以一個知覺生物的身份擔任星艦軍官,而全像產生器是他賴以維生及執行任務的必需品。軍法總署 (Judge Advocate General) 就此事簽發了禁制令,在調查此案並做出判決前禁止轉讓全像產生器的所有權。

貝久及其盟友繼續對卡達西施壓,要求他們交出政府及軍事成員受審。不過四個月來有 472 名貝久指名的卡達西人從卡達西主星上無故失蹤。

卡達西政府聲稱他們正在查明這些公民的下落,但貝久人指責卡達西政府在暗中幫助這些逃犯。

羅.拉倫在完成了聯邦拘留所的感化教育後回到貝久星,她加入貝久民兵團 (Bajoran militia),並被任命為深太空九號 (Deep Space Nine) 上的安全主管。

2383 年

星艦情報部 (Starfleet Intelligence) 持續收集有關羅慕倫動亂的情報。最高執政官陶洛娜宣佈因為要保留帝國資源用在對抗唐娜翠和自帝國分裂的大羅慕倫帝國之軍事行動上,即日起羅慕倫母星採糧食配給制,並嚴格限制複製機的使用。

糧食短缺使首都基巴拉坦市 (Ki Baratan) 發生暴動,民眾的抗爭持續了兩天才被最高執政官派出的軍隊弭平。羅慕盧斯星上的觀察家認為多達兩千人於最初的暴動或在軍隊的鎮壓中喪生。

不論是國內發生的動亂或是羅慕倫貴族的反抗都大大威脅了陶洛娜的統治權。陶洛娜要求她在元老院的人馬協助她穩定政局,元老院投票通過多項決議增加最高執政官的權力。包括授予陶洛娜隨意冊封或撤銷貴族頭銜之權,這在以前是皇帝才享有的特權;以及無須元老院同意即可逕行宣戰的權力。

史巴克大使回到羅慕盧斯星繼續為統一運動效力,統一運動的領袖說雖然他們沒有得到聯邦的支持,但他們還是會繼續在羅慕盧斯星上「為和平而戰。」

星曆 60900.31,托莫拉克艦隊指揮官在桑緹亞星 (Xanitla) 對唐娜翠的艦隊發動攻擊。但托莫拉克的軍隊卻以慘敗收場,更難堪的是他的副手塔蕊絲將軍還帶著她旗下的十二艘戰艦叛逃到大羅慕倫帝國。

卡達西人終於為重建飽受戰爭蹂躪的星球做了一些努力,卡達西政府與聯邦簽了新的援助協定,並著手重建拉卡利安市 (Lakarian City)。星球上好幾個開挖地點都發現了依比提安人 (Hebitian) 的古文物,這些發現的公開讓卡達西人重拾對古代宗教及文化習俗的興趣。

「歐拉里安之道」 (The Oralian Way) 是一個以復興被卡達西聯盟禁止的依比提安文化為目標的宗教團體。他們開始開設道場並吸收卡達西人民為其信徒,不過一直被當局嚴加取締。「真實之路」的支持者反對這種精神運動繼續盛行,他們的理念是希望卡達西聯盟走回極權主義的老路。

克林貢帝國和星際聯邦還在為克林貢人接管基度瑪星一事爭論。聯邦議會以些微的票數差距下決議不正式譴責克林貢帝國的軍事行動。但是,克林貢母星克羅諾斯星 (Qo'noS) 上的人認為把這件事弄到讓議會全體投票表決的地步就是對他們的侮辱,遂暫時召回其駐聯邦大使以表抗議。

克林貢最高議會裡的鷹派要求馬托克 (Martok) 驅逐克林貢境內的聯邦大使,但是馬托克拒絕。克羅卡議員 (Councilor Qolka) 就此事指責馬托克,說他是『做什麼事都要星聯主人同意的寵物』。馬托克憤而為自己的榮譽向克羅卡議員挑戰,並擊敗了克羅卡。

在法律問題方面,星艦軍法總署的詹姆士.班耐特少將 (Rear Admiral James Bennett) 裁決醫生為保留全像產生器而引用的「百科判例」於此案不適用。該判例只能支持醫生不是星際艦隊的財產的論點,但無法據以聲稱他是一個「知覺生物」。醫生的律師提出了上訴,分析師認為此案還會耗上很長的時間。

「宋博士基金會」(The Soong Foundation) 是德斯仲研究院成立的一個關聯機構,致力於提昇人造生命形式的人權。該基金會宣佈開始著手進行設計全像產生器的研究,希望該科技可以進一步供民眾使用。

2384 年

聯邦分析師指出,羅慕倫帝國內部權力結構的重組讓帝國內外都容易遭受攻擊。星際艦隊加派更多船艦到中立區 (Neutral Zone) 邊境巡航,並開始認為羅慕倫的情況是目前危及聯邦安全的主要威脅之一。

在托莫拉克被唐娜翠及其艦隊打敗之後,最高執政官陶洛娜摘掉了他執政官的頭銜,換上席拉 (Sela) 當她的左右手並升她為艦隊指揮官。席拉是人類和羅慕倫人的混血兒,在軍事和情報方面都擁有豐富經驗,也參與了許多重要的羅慕倫軍事行動,包含一次入侵瓦肯的失敗行動以及在 2367 年暗中支持杜拉斯家族 (House of Duras) 接掌克林貢最高議會。

為了報答托莫拉克這幾十年來忠心耿耿為羅慕倫星際帝國服務,陶洛娜允許他光榮的「退休」,到羅慕盧斯星上的鄉下地方養老。

在羅慕倫星際帝國於桑緹亞一役中戰敗證明以武力奪回領土的方法不管用。最高執政官陶洛娜勉強同意和大羅慕倫帝國談判,協調雙方新的國界及建立中立區,但是拒絕聯邦介入調停。唐娜翠稱她雖然歡迎聯邦介入,但是她會順從陶洛娜的意見,並把塔蕊絲將軍送到羅慕倫帝國首都當她的代表。

星曆 61602.00,陶洛娜被發現死在她的私人寢室。羅慕倫情報組織–塔煞 (Tal Shiar) 調查員的報告稱最高執政官是在她熟睡時被攻擊。

羅慕倫首都籠罩在謠言與指責交錯的政治風暴中,被指控要為暗殺事件負責的一方包括一群貴族世家及部份效忠於唐娜翠女皇及大羅慕倫帝國的塔煞特務。

唐娜翠堅稱她和暗殺一事無任何瓜葛。女皇在一場對她臣民的演說中說到『我以榮譽在戰場上面對敵人的挑戰,而不是像個小人般用黑暗中的利刃暗殺對方。』她把塔蕊絲從羅慕盧斯星叫回來,並命她做好保衛大羅慕倫帝國領土的準備。

在基巴拉坦市陶洛娜的葬禮上,席拉公開指責雷摩斯人和統一運動的支持者才是暗殺兇手。『他們口口聲聲說渴望和平,』席拉說,『卻和那些恐嚇整個星球,希望我們走向毀滅邊緣的殺人犯和奪權者為伍!難道一個最高執政官的血對雷摩斯人來說還不夠嗎?陶洛娜只是那些渴望我們毀滅的雷摩斯人的犧牲者!』

不過羅慕倫內的動亂不是唯一一個聯邦關注的潛在威脅。在星曆 61829.83,帝國軍艦庫伐號 (IKS Quv) 被岡恩人 (Gorn) 的船艦攻擊,207 名克林貢人於戰鬥中喪生。岡恩國王剎厲斯 (King Xrathis) 的代表辯稱該戰艦的艦長沒有收到命令便自行攻擊,但是卻拒絕交出克林貢帝國庫伐號上倖存的船員。首相馬托克 (Chancellor Martok) 下令驅逐帝國境內的岡恩外交使節,並禁止岡恩霸權 (Gorn Hegemony) 的船艦進入克林貢領空。

聯邦議會的代表很高興了接受貝久再次提出的聯邦成員加盟申請,並保證會以最快速度審查。佛瑞吉人 (Ferengi) 看準了加入聯邦之後這裡的交通量及商業流通會大幅增加,在深太空九號上的夸克酒吧 (Quark's) 旁設立了經貿大使館 (expansive embassy) 和紀念品專賣店。

歐多 (Odo) 在擔任大融合體 (Great Link) 派駐固態人 (solids) 的大使時,在寇拉利絲三號星(Koralis III) 又遇到了他的變形人同類拉斯 (Laas)。歐多邀請拉斯和他一起回到 γ 象限,但拉斯拒絕了,他選擇繼續在 α 及 β 象限裡尋找其他的變形人。

星際艦隊決定將宋型 (Soong-type) 人形機器人 B-4 交由宋博士基金會保管。此原型機器人在 2379 年被企業號-E (Enterprise-E) 發現之後就被停用至今,但基金會的代表說他們希望能恢復機器人正子腦的完整運作。

2385 年

星艦司令部 (Starfleet Command) 宣佈已經完成對自治同盟之戰後資產及資源分配的重新評估,未來會將部份船艦原本執行的防禦及外交任務重新調整為探索及科學研究任務。

聯邦星艦企業號-E 也在改派新任務的船艦名單中。星艦司令部發言人瑪璉.杜蘭特中校 (Commander Marie Durant) 這麼說『星際艦隊的旗艦不是戰艦,而企業號和她的船員們也為聯邦現在的成就立下無數功勞。我們需要她們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和銀河中其他種族交流,並向他們伸出友誼之手。』

企業號在回到地球 (Earth) 接受新任務前的最後任務是援助基度瑪星上的人民。星曆 62230.13,克林貢帝國以「安全考量為由」宣佈驅逐該星球上非克林貢居民。帝國給那些人 14 個標準日的時間撤離星球,但在和尚路克.畢凱上校談過之後,馬托克首相同意放寬期限。 企業號率領一批運輸船隊到基度瑪星,協助疏散居民以及幫助他們在新的聯邦殖民地中安頓下來。

這也是那位傳奇艦長執行的最後一次任務。在聯邦總統 (Federation president) 私下請託及他自己慎重考慮過後,畢凱上校辭去了星艦軍官的職務。他到法國休了三個月的假後,隨即出任聯邦駐瓦肯大使。

畢凱並不是唯一離開企業號的高級軍官。醫療長貝芙莉.庫修接下了奧林匹克級 (Olympic-class) 醫療艦–聯邦星艦巴斯德號 (U.S.S. Pasteur) 艦長一職,首個任務就是協助卡達西主星重建醫院及醫療體系。

輪機長喬迪‧拉弗吉(鷹眼)(Chief Engineer Geordi La Forge) 向星際艦隊請了個長假去做他自己一直想做的事,包含打造並測試自己設計的太空船。但在這之前他先到了「宋博士基金會」的研究團隊幫忙,該團隊正致力於宋型人形機器人 B-4 的研究。自他加入後,於星曆 62762.91 時他們解除了被稱為「百科矩陣」的封印,成功存取出百科的人格、知識、記憶等資料。原來百科 (Data) 在巴森裂縫之役他被摧毀之前已經把所有資料都下載到 B-4 的記憶體內。

百科的人格聲稱他本身的人格資料已經超越了 B-4 原始程式所能處理的範圍,並著手協助基金會團隊升級其正子腦及重建宋努寧博士 (Dr. Noonien Soong) 發明的情緒晶片 (emotion chip)。研究團隊有信心幾個月就能完成這些工作。

莫格之子.武夫 (Worf, son of Mogh) 也從星際艦隊中辭職了。武夫認為在最近聯邦和克林貢間的緊張關係下,他是最適合擔任外交角色的人選。他回到克羅諾斯星再次接任大使之職,幾個月之後他小心翼翼的開始和葛莉卡 (Grilka) 發展進一步關係,葛莉卡是克林貢名門望族的領袖,他最早是在深太空九號上服役時認識她的。

隨著大部分高級軍官的離開,企業號扮演的角色也不斷變化,企業號-E 進了烏托邦平原造船廠 (shipyards of Utopia Planitia) 進行全面大改裝。星際艦隊工程團 (The Starfleet Corps of Engineers) 稱這次改裝至少要花一年的時間,因為他們要為企業號配備最新技術。新裝備中有在月神級 (Luna-class) 星艦上首次測試過的先進感測器陣列 (advanced sensor array),該陣列已批准可加裝到其他級的星艦上。

星際艦隊還有一件大事,因為兩年以上都沒有接到博格人在聯邦領空內活動的報告,星艦司令部決定解散博格任務小組 (Borg task force),將資源用在別的計畫上。『我們不可能一直等著可能永遠都不會發生的事情發生,』杜蘭特說,『我們的分析師多數都同意之前航海家號在戴塔象限時對他們的打擊,比我們一開始想像的要大得多。』

但一位聯邦的博格專家對星聯司令部的決定並不認同,她是博格任務小組解散前的負責人安妮卡.韓森 (Annika Hansen),又叫做九之七。她離開星際艦隊以抗議這個決定,並接受德斯仲研究院的邀請,在那裡繼續她的研究。聯邦通訊社 (Federation News Service) 訪問她時,這位前博格人說『博格人會回來。聯邦若不做好準備,就是在自尋死路。』

外交新聞方面,貝久的強硬派現在除了持續要求卡達西人出來為罪行受審外,還進一步要他們交出 2370 年在聯邦與卡達西簽訂的條約中獲得的殖民星球。雖然卡達西政府及聯邦議會雙方都贊成維持先前劃定的邊界,不過貝久人確實在星際間引起了不小的關注。

再看羅慕倫這邊,最高執政官陶洛娜被暗殺後又過了紛亂的一年,羅慕倫人開始認真的要找出長期的解決方法,星際艦隊和克林貢帝國也都從羅慕倫邊境撤回了部份船艦。

陶洛娜死後一週,她的執政官席拉就忙著加強對羅慕倫政權的控制。元老院以國家面臨緊急狀態的名義授予席拉臨時執政權,席拉馬上換掉了兩打以上人稱「民粹派」親陶洛娜的參議員,並換上反對陶洛娜掌權的那些貴族世家,包含影響力頗大的泰力士世家貴族楚藍 (Chulan)。

重拾貴族們的支持讓席拉有了掌權的後盾,不過她並沒有得到軍隊或塔煞的支持,所以多數人認為她領導的時間應該不長。

塔煞的領導者雷希克 (Rehaek),罕見的公開露面並宣佈他將親自指揮最高執政官陶洛娜遭暗殺一案的調查工作。他說『發生這種自私又毫無榮譽可言的事,我們怎麼能讓這件罪案遲遲沒有答案?』

在此同時,大羅慕倫帝國女皇唐娜翠因為將她的艦隊用在提供羅慕盧斯星人民糧食而非軍事行動上,贏得了該星球居民的民心。

聯邦專家擔憂三巨頭又開始為誰來掌權而內鬥,不過唐娜翠主動在羅慕盧斯星上找席拉和雷希克見面,討論和平解決的方法。三巨頭好不容易答應把個人利益擺一邊,為整個帝國的利益考量,大羅慕倫帝國的領土將會重新併入羅慕倫星際帝國。但唐娜翠還留了一手,她保留軍隊的控制權並確保她的艦隊安全無虞,以作為和平再度破裂時的籌碼。

內戰的危機解除後,元老院開始了誰將出任下屆最高執政官的辯論。陶洛娜的執政官席拉是最被看好的人選,她也做好了當選的準備。但是她有可能參與暗殺陶洛娜陰謀的謠言卻甚囂塵土,而在唐翠娜拒絕為她背書的情況下,席拉註定和這個職位擦身而過。

在數不清的辯論之後,參議員楚藍被選為新任最高執政官。他是為了讓各方都能接受而妥協下的結果,但他並無任何背景支持。聯邦的分析師預測在缺乏派系為後盾的情況下,楚藍會是一個軟弱無力的領導人。

唐娜翠樂意當這個新生和平的調停者,她遠渡雷摩斯星和曉滅晤談。她以提供雷摩斯人完全的帝國公民權、並在元老院中擁有一席以交換他的支持。席拉反對這個提議,她認為這反而促長了雷摩斯人造反的機會,最高執政官楚藍則懼於唐娜翠的武力而不敢違抗。

在雷摩斯人超凡的體能和他們提供的二鋰晶體和重金屬下,大大加強了唐娜翠的軍事力量,還重開了自辛宗叛亂後就關閉至今的造船廠及兵工廠。隨著雷摩斯星的資源和唐娜翠控制的星球都回歸羅慕盧斯星,能源限制和糧食配給都成了過去式。

羅慕倫元老院本來不願接受雷摩斯人,但在唐娜翠和其背後的強大勢力下動搖了。元老院不情願的接受曉滅為元老院參議員,並擴大公民權給雷摩斯人。儘管如此,大多數羅慕倫人都還是繼續視雷摩斯人為二等公民,雷摩斯人也一直不願公開移居到羅慕倫人的聚居地。

2385 年補充記錄

(與安妮卡.韓森的訪談)

[我在德斯仲研究院裡的自助餐廳和安妮卡.韓森約了見面,她以前叫做九之七,曾經是博格個體 (Borg drone)。除了她身上殘留的博格植入物還很引人注目之外,韓森現在看起來完全就是個人類。不管如何,她還保留著那些我從聯邦星艦航海家號的船員聽到的特色–言簡意賅。我想為她今日赴約而道謝,但是她還是維持她一貫的作風掉頭就走。]

你想問我為什麼要離開星際艦隊?

對,妳自己曾經說過最大的願望的就是成為星際艦隊的一份子。那,為什麼你要離開?

我先澄清。我是希望成為那些我在航海家號上遇到令人欽佩的船員的一份子。珍葳將軍 (Admiral Janeway)、查克泰上校 (Captain Chakotay) 和其他船員都令我相信星際艦隊的榮譽感和能力非凡。有鑑於此,我才想加入星際艦隊。但是我發現,儘管許多星艦軍官確實令我欽佩,但星際艦隊所走的方向,作為一個集合體,都讓我令我無法佩服、缺乏榮譽、又如此無能。

妳指的是上個月博格任務小組解散的事。

對,就是。星際艦隊做了錯誤的結論,只因為博格人最近沒攻擊就認為他們不再是威脅。

自從 2738 年航海家號回來之後博格人就再也沒有入侵聯邦,都七年了。

你真的相信不管七年也好、二十年也好、一百年也好,就代表博格人受到挫折了嗎?博格人的時間觀不像人類那麼膚淺,博格人不受個體壽命的限制。集合體是永生的。這種事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

有沒有可能珍葳將軍真的幹掉了博格人?

這樣想太天真了。珍葳將軍也許摧毀了樞紐,但博格人早在人類有能力達到曲速前就無所不在了,還備有無數的應變計畫。我們也許傷害了他們,但絕對沒有殺死他們。博格人還是在,而他當他們還存在,就絕不會接受失敗。這是他們的堅持,他們定好目標就會做到目標達成才停手。博格人有無限的耐心,他們等得起。

我能理解星際艦隊希望他們都消失的心情,但我不能理解他們就這樣頑固的拒絕面對現實。我們不能就這樣忽略博格人的威脅,還假設他們都忘了我們。

解散任務小組既不幸又不智,想逃避現實也不是這樣做的。

所以你離開了星際艦隊,到了德斯仲研究院。

德斯仲研究院在星際艦隊解散任務小組前就一直邀我來工作。當時我對這項提議不感興趣。不過他們卻完全了解做好抵禦博格人的準備有多麼重要,而當我再次說要加入時他們馬上就答應了。研究院提供所有我需要的資源讓我能繼續工作,我們該慶幸還有德斯仲研究院致力於抵禦博格人入侵的準備。遺憾的是,在星際艦隊沒有持續戒備的情況下,我不知道我們的工作能發揮多大效果。

那個我相信妳已經領養的小男孩依奇布 (Icheb),妳對他繼續留在星艦學院就讀的決定怎麼看?

那是依奇布的選擇,我為此感到驕傲。

妳覺得前航海家號的船員對妳的決定會怎麼想?

他們會聽我的。他們和我一樣知道博格人仍然是個威脅。

妳還有和查克泰上校聯絡嗎?

我看不出這個問題和博格人有什麼關係。

拜託,就敷延我一下嘛。

我自然還有和大部分航海家號的船員保持聯絡。我們在一起生活了這麼久,現在當然一樣親密。

妳怎麼看 EMH 又稱醫生涉入的官司?

我認為這又是一個星際艦隊目光短淺的例子。他們忽略了他的個體性,而這就是一個知覺生物最重要的特性。不過我贊成對他做短期的科學研究。

這種建議從妳口中說出來似乎有點奇怪啊。

就因為我曾是博格人?我現在是人類。我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和那些理所當然就是獨立的正常人相比,我更了解擁有個體性對我或對醫生有什麼意義。

最後,妳認為博格人什麼時候會再來?

我無法預測,只能說他們一定會再來。

2386 年

更加開放的羅慕盧斯星使聯邦更容易打聽到羅慕倫的新聞動態,但不是每個地方都像羅慕盧斯星這樣平靜。

史巴克大使回報,羅慕倫礦業公會 (Romulan Mining Guild) 完成了對雷摩斯星多年的調查計畫,並已將報告上呈到元老院。公會的調查報告記載雷摩斯星已經嚴重開採過度,為免重蹈克林貢母星的月球普拉西斯 (Praxis) 爆炸的覆轍,建議雷摩斯人在該星球上的生產活動須全面停止、採礦作業也應移到更遠的區域進行。礦業公會的活動遍及全帝國,好幾百位礦工和其家屬在離羅慕盧斯星幾光年遠的太空站及殖民地工作。

公會還進一步建議將所有採礦作業都交給他們處理,但曉滅上校 (Colonel Xiomek) 用他在元老院的新職位駁回此提案。公會和雷摩斯人開始在帝國邊境發生一些零星衝突。

在公會上呈報告之後,曉滅於元老院發言表示若要雷摩斯人搬出雷摩斯星,那麼他們要一塊羅慕盧斯星上的大陸當他們的新家。但整個元老院以壓倒性的優勢拒絕他的要求。

唐娜翠、雷希克、最高執政官楚藍三位聯合提出了一個替代方案。帝國提供一個位於遙遠的巨爵座 γ (Gamma Crateris) 星系中的星球–巨爵星 (Crateris) 給雷摩斯人,該星球是先前殖民失敗的羅慕倫殖民地,雖然氣候嚴苛並長年受電磁風暴 (electrical storms) 困擾,但是卻富含二鋰晶體、十鋰晶體 (decalithium) 和各種重金屬。曉滅同意了,因為就算巨爵星氣候嚴苛也總比留在雷摩斯星上好。成千上萬的雷摩斯人搭上殖民船向他們的新家出發。

星曆 63322.55,雷希克送了一份報告給最高執政官及元老院領袖們,內容是前最高執政官陶洛娜暗殺一案的調查結果。雷希克稱陶洛娜是被那些反對元老院改革的貴族世家派去的特務所殺,唐娜翠和席拉向雷希克要求提供支持這個主張的證據,但他拒絕透露他找到的證據。

為了報復陶洛娜之死,塔煞了強制搜查了各個貴族世家,逮捕數十位貴族並查封他們的資產。席拉及時保護了她的主要支持者,並遊說元老院大幅削減塔煞的經費。席拉在元老院面前發表演說,指責塔煞早已得知暗殺陶洛娜的陰謀卻未加以阻止。『難道保持沉默不算是整起事件的幫兇嗎?』席拉問。『他們放棄了保護最高執政官的職責、放棄了保護整個羅慕倫的象徵,這和直接拿刀殺死她有什麼兩樣?』

唐娜翠拒絕在席拉和雷希克之間選邊站,而是推給最高執政官處理。最高執政官楚藍委託元老院成立委員會正式調查此案,但調查委員會沒能發揮什麼作用。

星曆 63446.41,基巴拉坦市郊雷希克的家發生爆炸。目擊者稱在爆炸前幾小時看到有幾位訪客進入屋中,這些人都可能引起爆炸。房屋殘骸中只發現了雷希克的妻子、女兒和幾個僕人的屍體,卻找不到雷希克本人。調查員推測爆炸的威力大到足以使靠近引爆點的任何生物汽化。

爆炸後兩小時,塔煞突襲了席拉在基巴拉坦市的別墅,將她和她的保鏢以謀殺雷希克之名關入拘留所。幾天後的祕密審判中,席拉因謀殺罪被判處死刑。在行刑前最後一分鐘,唐娜翠及時介入。她以證據不夠充分為由向楚藍施壓,最後他允許讓席拉及其支持者以永久流放代替死刑。

塔蕊絲在整起事件中都保持低調,把大部分職責都交給了特布克將軍 (General Tebok)。2386 年晚期,她通知唐娜翠她要帶她的船艦到李瓦利五號星 (Levaeri V) 調查當地據稱有一把劍就是傳說中「猛禽之星劍」 (Sword of the Raptor Star) 的傳聞。傳說中的神劍據信就是被史塔 (S'task) 流放的瓦肯鑄劍師夏瑞安 (S'harien) 鑄的其中一把劍,是分離者 (Sundering) 們敬畏的神器。

岡恩霸權上下都在哀悼國王剎厲斯之死。他的兒子皇儲煞厲斯 (Crown Prince Slathis) 隨即登基。他即位後第一件事就是重新進攻克林貢邊境,雙方在邊境引爆數次衝突。

克林貢因岡恩人的進攻集結了更多軍艦到兩國的邊境。星曆 63504.74,雙方的對峙升級為公開衝突,克林貢艦隊砲轟希拉四號星 (Gila IV) 上的岡恩殖民地。克林貢部隊登陸後與岡恩守衛部隊發生了激烈戰鬥,兩天後,克林貢人成功佔領該星球。

聯邦外交官嘗試與雙方對話,找出和平解決之道,但部分分析師認為全面戰爭四年內就會爆發。 武夫以私人身份呼籲他的朋友馬托克首相停止對立,但武夫承認這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能達成。

武夫也不是一直都在工作,他和葛莉卡舉行了傳統的克林貢婚禮,他的家人及許多星際艦隊的朋友都出席了婚禮。

武夫與葛莉卡的婚禮上最令人驚喜的來賓就是百科了。在宋博士基金會完成了他正子腦的升級後,百科希望回星際艦隊服役。但是因為百科人格存在的身體之前是由 B-4 所使用而產生了認同的問題。在尚路克.畢凱、威廉.瑞克以及許多現任及前任企業號船員證明百科就是原來的那個百科之後,星際艦隊終於同意讓百科復職。他晉升為上校,並被指派監督企業號-E 的改裝工作。

星曆 63894.06 時,企業號-E 的改裝終於完成並交由百科指揮,離開了烏托邦平原造船廠。『我們進入了探索與和平的新紀元』星艦司令部發言人瑪璉.杜蘭特中校說。

星際艦隊另一件事就是制服的改變,星艦重新設計了制服樣式,但是直到 2386 年晚期所有軍官才全都換穿新制服。

在佛瑞吉母星佛瑞吉納星 (Ferenginar),首都的抗議活動持續了兩天之久,因為羅姆大王 (Grand Nagus Rom) 把稅收拿來開辦免費的學校。許多佛瑞吉人認為免費教育偏離了他們的傳統價值觀,示威一直持續到羅姆宣佈參加未經許可的集會者每人收十片 (slip) 拉鍗錠 (Latinum) 才停止,若要申請集會許可則要付一條 (bar) 拉鍗錠。這些收入會用在教育系統上。(譯註:拉鍗錠 1 條 (bar) = 20 根 (strip) = 200 片 (slip))

聯邦的外交官除了致力於遏止克林貢和岡恩之間逐漸上升的敵對態勢外,也正努力起草聯邦和卡達西間的新協議。星曆 63976.74,卡達西人簽署新的條約,宣告放棄組建軍隊及發動戰爭的權利,而聯邦則會提供重建卡達西城市的援助、及負責保護卡達西領空不被侵犯以作為交換。為表示支持此意義重大的條約簽訂,貝久及其他星球也不再要求卡達西人要為罪行受審。許多貝久人和卡達西人都希望兩者間的關係日後能趨於正常化。

造物者的代表歐多遇到了拉馬特烏坎 (Lamat'Ukan),他是 α 象限第一名被創造出來的詹哈達人 (Jem'Hadar)。歐多問他要不要一起回到 γ 象限,但拉馬特烏坎認為他不是真正的神而拒絕了。據稱拉馬特烏坎說『雖然你披著神的外皮,卻沒有神的內在。你和固態人生活的那段時間…讓你墮落了,跟著你會失去我的靈魂。在你麾下沒有勝利,沒了勝利,就沒了生存的意義。』

2386 年補充記錄

(與大衛.史特納的訪談)

我在夸克酒吧、燒烤店、賭場、全像套房商場 (Holosuite Arcade)、紀念品專賣店和佛瑞吉大使館附近與大衛.史特納 (David Steiner) 見面。這裡是深太空九號上的社交中樞,也許是因為從達寶 (Dabo) 賭桌不時傳出喜悅的尖叫及沮喪的悲嘆,這裡的空氣中似乎充斥著嬉鬧、狂歡和濃厚的商業氣息。

史特納的視線一直朝下,聲音也同樣低沉,好像周遭輕浮的氣氛全然與他無關。整個採訪過程中他都啜飲著一杯蜥牌白蘭地 (Saurian brandy),但是從我抵達時他桌上空著的酒杯判斷,這不是他今晚的第一杯白蘭地。

問:那麼,你曾見證在希拉四號星上的戰鬥對嗎?

答:我看的一清二楚,真是可怕。在聯邦和自治同盟簽了停戰協定之後,我再也不想看到這麼殘忍的景象了。

問:你也參與過自治同盟之戰?

答:在聯邦星艦魯特里奇號 (U.S.S. Rutledge) 上,我那時是值夜的航行官 (conn officer)。

我…我在那場戰爭中失去了很多朋友。無數人死於那場戰爭,他們不只是死亡名單中的一個名字而已,他們是活生生的人。他們有家庭、有夢想、還有自己的生活。

停戰協定簽署後…我第一次有解脫的感覺,知道戰爭結束了。但後來我發現到我再也不想看到這麼多的傷痛和死亡了。

問:這是你離開星際艦隊的原因嗎?

答:嗯,很多人都和我一樣,戰爭過後幾年就離開了。我不是不相信星際艦隊的使命,事實上我仍然深信不疑。但是我盡力了,你能了解嗎?我做了所有我該做的事。

但是我是個駕駛員,不想就這樣待在地面上。所以我用我的積蓄買了一艘小貨船,之後我就來往於主要的貿易路線。有時候也會跑貝久星到地球這條路線,但是我要去哪裡花那些拉鍗錠啊。不過我也只是不想讓我的船閒下來而已。

我想我算是喜歡這個工作吧,沒有衝突、更沒有死亡。我想我離開星際艦隊會過的…我現在確實過得更安全。

問:你為什麼跑到希拉四號星?

答:在克林貢戰艦庫伐號發動攻擊的幾年以前,岡恩人就大量購買武器、產生器、重金屬、各種零件–所有能買得到的他們都想弄到手。

我不買賣武器,但佛瑞吉人賣–戰爭是做生意的大好機會。我把我的船裝滿釩特銬鐙 (verterium cortenide),我知道岡恩人會出個好價錢。希拉四號星是我常跑的路線上最近的岡恩殖民地。

問:告訴我到了希拉四號星之後發生什麼事?

答:(史特納嘆了一聲,然後就看著他的玻璃杯,他沉默了很久才開口)

我在攻擊發動前四小時就到了希拉四號星。我必須停在太空港做交易,所以我想乾脆停留一天幫我的船做點修理。我的電源耦合器 (power coupling) 該換了。

我找好泊位之後向軍需官說明我要換一個電源耦合器。然後我還必須找貿易委員會主管洽談釩特銬鐙的交易事宜,但是他足足讓我等了兩小時。

當我終於踏進岡拉許 (Gorash) 的辦公室時,他看起來…有點奇怪。

我說不上來,也許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事。他一直追問我克林貢人的事–我把我來希拉四號星的路上看到哪些船、聽到了什麼傳聞都告訴他了。他也問了我聯邦的事,我和他說若真的開戰我相信星際艦隊一定會站在克林貢人這邊。

不過我也說了我與這些事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只管交貨拿錢,之後就到下個星球。他對我說的話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

『我的朋友,每個人都有關係,每個人。你能躲開暴風雨,卻不能阻止閃電打到你身上。』

問:說說攻擊是怎麼開始的?

答:克林貢人首先攻擊星球周遭的武裝平台。岡恩人總是很寶貝他們的東西,所以就連最偏僻的聚居地都設下了重重防禦。(史特納咯咯地笑。)給岡恩人一塊爛泥般的土地,不出三天就會被力場和迫擊砲重重保護。

在岡恩人還來的及反應前,克林貢人就打掛了大部分的武裝平台。他們趕緊要求增援,並開始疏散太空港。

這…這和自治同盟之戰的場景一模一樣。每次光雷 (Photon torpedo) 擊中時伴隨的是警報聲、火光和腳下傳來的陣陣顫動…我想到的就只有逃跑、躲起來。但是…我不知道,也許是我待在星際艦隊的訓練使然。我強忍讓胃打結般的巨大恐懼,站出來協助太空港疏散。

問:你為岡恩人而戰?

答:我當時沒想那麼多,我只是想幫忙。況且,我船上的武器根本打不穿猛禽艦 (Bird-of-prey) 的防護罩。

我來回運了三趟,把站上的平民送到地表上。我們把船上所有的空間都拿來載人,貨艙裝滿了人不說,就連曲速引擎 (Warp drive) 旁邊都是滿滿的人。該死!最後一趟甚至連我的導航控制台下面都躲著兩隻小蜥蜴!

我們…我們飛最後一趟時受到了攻擊。岡恩人開始守不住陣線了。但他們不會跑–你永遠無法叫一個岡恩人逃跑,他們不會在防衛家園的時候逃跑。但事實上岡恩人正節節敗退,他們那時一次失去太多船了。雖然克林貢人損失的船艦數量也差不多,但是…你知道,他們是克林貢人。

三艘寇沃特級 (K'vorts) 戰艦突然脫離戰鬥,開始攻擊要飛往地表的太空梭 (Shuttle)。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們沒有反擊,我們沒有阻止他們…

我用盡了所有我在星艦學院 (Academy) 中學到的閃避戰術。一直到我左舷的電源耦合器掛點之前,我自認為幹得還不錯。當然,我還來不及把它換掉。

我們失去了防護罩能源,但我重新轉接電源,起碼讓導航推進器 (Navigation thrusters) 還能上線。這樣子足夠讓我平安操作貨船降落而不是墜毀在地面。但我飛不到聚居地,那裡離我們太遠了。我在沙漠中拖行了快十五公里才把好不容易把她停下來。

(史特納暫停了一會兒。)有兩艘太空梭…就不像我們那麼幸運了,我猜至少有一百個平民在船上。

問:之後發生了什麼?

答:我花了幾小時把所有人從船裡弄出來,順便找找有誰能幫忙治療受傷的人。我們用光了船上剩下的所有醫療用品,然後…我們做了所有能做的事。

岡恩人比我不怕熱,但我們還是不能一直待在沙漠裡。我在緊急頻道上聯絡不上任何人,所以我們東拼西湊了幾張擔架給受傷最重的人躺,拿了一些水和補給品之後,我們就用走的離開。

傍晚時我們終於走到看得到聚居地的地方。但是,在日落前約一小時,我們看到聚居地開始冒出陣陣濃煙。當我們更靠近的時候還能聽到槍擊的聲音,還有尖叫聲。

問:你們有繼續走嗎?

答:我們還能走去哪裡?我們有小寶寶啊,還有受傷的人。我們需要幫助。

問:當你們走到聚居地發生了什麼事?

答:我們被克林貢巡邏隊在市郊攔下來,我設法說服岡恩人不要和他們對抗。

克林貢指揮官不是殘暴的人,他們為榮譽而戰。他們雖然佔領了,但是卻平等對待那些戰敗的人。

當我們投降,而他們看我們身上又沒有任何武器之後,他們馬上就把我們的傷患送到他們的醫務所,並讓我們在等待區休息。我們在那裡等了四天,然後希拉四號星的領導人才投降。

問:你們等了四天?

答:我告訴過你岡恩人總是很寶貝他們的東西。他們從來沒放棄戰鬥,但他們也不是笨蛋。當克林貢人開始蹂躪城市的時候,殖民地的領導人就只能投降了。

問:後來你有離開那裡嗎?

答:我是聯邦公民。這讓我佔了點…優勢。克林貢人甚至還給了我需要的裝備讓我修好我的船。

問:攻擊之後你還有回到希拉四號星嗎?

答:克林貢人切斷了殖民地和外界的接觸。子空間通訊不行、貿易也不行… 對我來說就好比那裡從星圖上消失了一樣。

不過我告訴你,岡恩人不會放棄希拉四號星的。這場戰爭一開始也許只牽涉幾艘船,但未來一定會一發不可收拾。

2387 年

德斯仲研究院宣佈他們成功發射了「水母號」(Jellyfish),她是一艘實驗型太空船,搭載超分裂相位防護罩 (Trans-metaphasic shielding) 可承受一般船艦無法承受的攻擊。

該艘星艦是由著名的工程師喬迪‧拉弗吉(鷹眼)所設計,「水母號」在通過全面測試之後,將會用在執行科學和探勘任務上。星際艦隊與拉弗吉及研究院合作,決定將船上的系統修改為符合聯邦所需。

星艦情報部建議聯邦密切注意獵戶座黑手黨 (Orion Syndicate) 的動向。在多年來聯邦致力於在 α 及 β 象限內打擊其犯罪活動後,黑手黨對聯邦公民的威脅已大大減輕。但是在星曆 64163.8 時,不朽者哈森 (Hassan the Undying) 在法利斯主星 (Farius Prime) 暗殺了黑手黨地位最高的老大萊慕士 (Raimus)。

萊慕士的死讓哈森的雇主梅蘭妮.迪安 (Melani D'ian) 給了她接管萊慕士事業的契機。星艦情報部估計梅蘭妮.迪安現在控制了高達 30% 的黑手黨事業,其他黑手黨老大可能會在她更進一步拓展其版圖前伺機推翻她。分析師認為梅蘭妮.迪安是這二十年來第一位以如此龐大的勢力爬上黑手黨領導階層的獵戶人 (Orion),並推測她能帶領黑手黨重回星際強權之列。

在佛瑞吉納星,由羅姆大王主導的社會和經濟改革是股票市場上最熱門的話題。大王向佛瑞吉經濟顧問議會 (Economic Congress of Adviser)提出一項佛瑞吉與聯邦正式結盟的法案。法案的反對者發起了一系列的宣傳戰,指稱和聯邦正式結盟是否定佛瑞吉的傳統價值觀,聯邦會讓佛瑞吉逐漸與利益及大物質連續體 (Great Material Continuum) 背道而馳。法案最後在多位立法者投票反對下未能通過。

星曆 64317.6,克林貢長程感測器發現了席拉帶領的羅慕倫艦隊。該艦隊正通過斯特龍根 β (Beta Stromgrem) 超新星殘骸,並繼續向未知的太空邁進。

星際艦隊派艦隊前往卡達西主星,協防正逐步解散軍隊的卡達西人,要完全解散軍隊預計要花上好幾年。卡達西人計畫只保留規模很小的自衛隊 (Self defense force) 巡邏其領空,而國境之外的問題則與星際艦隊合作處理。

這項協定很快就面臨了考驗,詹哈達阿爾法 (Alpha Jem'Hadar) 強行接管了狄維士二號星 (Devos II),該星球在自治同盟之戰後就無人居住了。詹哈達人在前自治同盟所有的凱崔守白藥 (ketracel-white) 儲存廠旁建立了作戰基地。星際艦隊派聯邦星艦凝星號-A 進駐狄維士星系以防萬一,在詹哈達阿爾法沒有進一步動靜時該艦選擇不採取任何動作。

星曆 64333.4,羅慕倫礦業公會觀察到會永遠改變 α 及 β 象限之一連串事件的開端。離羅慕倫領空不遠的賀巴斯 (Hobus) 星系中的恆星,開始放出大量的輻射波動。一天之後,聯邦大使史巴克現身羅慕倫元老院,警告該恆星的危險性。

史巴克認為賀巴斯恆星已經開始轉變為超新星 (Supernova),其引起的連鎖反應會威脅羅慕倫帝國大部分領空,他要求元老院趕快和瓦肯星商討解決辦法。經過長時間的辯論之後,元老院否決了史巴克的計畫。

在元老院會期結束後,唐娜翠接受了曉滅上校的邀請,前往巨爵星訪問並視察新雷摩斯人殖民地的施工進度。她們航行的路徑剛好能讓感測器掃描到賀巴斯星系。

抵達巨爵星後,唐娜翠及曉滅私下會談了數小時,內容可能是曉滅向唐娜翠提供羅慕倫軍隊及政府內可疑頑劣份子的資訊。唐娜翠決定提前回到羅慕盧斯星,並邀請曉滅一同搭乘她的座艦–帝國戰鳥瓦朵號 (IRW Valdore),以便他能參加基巴拉坦市內元老院下個會期的會議。

唐娜翠一回到羅慕盧斯星後,就馬上聯絡還待在李瓦利星系的塔蕊絲將軍,命她速速返回母星。該訊息有被羅慕倫軍用通信中繼站 (Military communications relay station) 記錄下來,但塔蕊絲卻未改變航向。事後調查塔蕊絲艦上的電腦庫發現並無收到該條訊息的記錄,也找不到當時值班的通訊官 (Communications officer)。

史巴克大使回到瓦肯星,與尚路克.畢凱大使見面。兩人聯名呼籲瓦肯科學院幫助羅慕倫人解決賀巴斯星系帶來的危機,但科學院沒有任何理由就拒絕了他們的要求。兩位前星艦軍官決定用自己的方式幫羅慕倫人解決問題。

星曆 64444.5,帝國戰鳥瓦朵號回報發現不尋常的恒星活動,包括一場威力相當於七倍離子風暴 (ion storm) 的擾動。羅慕倫與唐娜翠的座艦失去聯繫,羅慕倫派了四艘迪德瑞戴克斯級 (D'deridex class) 級戰鳥搜尋瓦朵號的行蹤。

羅慕倫元老院終於批准了疏散命令,召回船艦載運羅慕盧斯星居民離開星球。軍方估計要完全疏散母星居民最少要花六週的時間。

二十七小時後,賀巴斯恆星轉變為超新星。所導致的連鎖效應完全摧毀了羅慕盧斯星及雷摩斯星,數十億羅慕倫人死於這場事故。

星際艦隊立刻下令所有船艦越過中立區,幫助羅慕倫人搜救任何有可能生還的居民及協助恢復工作。但有好幾艘被派去協助的船艦都受到經過大量改裝的羅慕倫採礦艦納拉達號 (Narada) 艦長尼祿 (Nero) 的攻擊。艦隊派更多巡洋艦 (Cruiser) 改道前去護衛羅慕倫領空內的救援船艦。

由截獲的羅慕倫傳送訊號顯示,最高執政官楚藍及元老院領袖們在星球毀滅前已經逃出了羅慕盧斯星。但是聯邦星艦諾貝爾號 (USS Nobel) 在前往羅慕盧斯星的途中,發現了楚藍及元老院成員們的屍體就在一艘已損毀的太空梭四周漂浮著。

尼祿現在連克林貢船艦也一起攻擊,首相馬托克命艦隊進入羅慕倫領空。他任命他的朋友武夫為任務的指揮官之一,並為這次任務授予他將軍的軍銜。

在此同時,喬迪‧拉弗吉(鷹眼)把水母號帶到瓦肯星,並同意讓史巴克駕駛水母號前往賀巴斯星系。

根據星曆 64471.6 聯邦星艦企業號-E 的感測器報告顯示,賀巴斯超新星已經被有限奇異點 (limited singularity) 完全包圍,結束了這場威脅。星際艦隊相信水母號和納拉達號已經一起毀滅了。

『他犧牲自己,拯救了我們所有人。』畢凱大使為他的朋友史巴克哀悼,『願他的靈魂生生不息、繁榮昌盛。』

2387 年補充記錄

(與蘇朗指揮官的訪談)

蘇朗指揮官,曾任戰鳥索泰瑞斯號 (Soterus) 的艦長,現在在塔瓦斯星 (Talvath) 上當個地方鄉紳。塔瓦斯星最近正請願要求聯邦的保護,因為此事我才會來到這裡訪問他。蘇朗現在是此星球最高階的軍官,而他也成了一位名符其實的政界大老。他對羅慕倫政治的深入認識,參與重大政治事件的資歷甚至可以追溯到最高執政官辛宗的年代,在在都讓他成為極重要的情報來源。他對我笑著,給了我一杯水,然後我們並肩坐在能綜觀他廣闊農場的門廊上。

我知道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他把自己的玻璃杯斜向我] 喔,你可能會說你是在收集資訊,看看你的聯邦會不會接受我們。但其實你和其他人心中有著同樣的疑問。

什麼疑問?

你想知道唐娜翠的事,就是那個失蹤的女皇 [註]。如果只有她沒有消失,那現在世界會變的多麼不同! [他突然提高了說話的音調,顯然是在模仿某人] 羅慕倫仍然一樣強大,一樣能稱霸全宇宙! [他笑著] 嗯,我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他們是對的,如你所知。如果唐娜翠還活著,那所有事就都不一樣了。但是我無法告訴你假設我們能避免這場降臨在我們身上的災難會有什麼結果,只知道我們的人民比我們想的要堅強得多。

我恐怕,而且我也無法告訴你她去哪了。如果我能,相信我,我早就去找她回來了。

有傳聞說你們兩個不和。

不合?哼!我們意見不同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傳聞還說她是我殺的?這太誇張了。她以前是有威脅過要殺我,但是挺過死亡的威脅讓我們建立起真正的友誼啊。[他笑] 她就像一把火把,不,像一顆彗星,在夜空中燦爛的燃燒著。

現在,我知道你有其他問題想問我。你想知道辛宗死後這幾年發生了什麼事,辛宗死了對他而言倒是樂的輕鬆。你也對前最高執政官陶洛娜有一兩個問題要問。說到辛宗和他對羅慕倫做的事,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有人來傳頌下去。 [他突然不說話,凝視著遠方]

啊,原諒我。那是個不尋常的時代,到現在我還很難接受帝國的榮耀已經消失的這件事。有時候甚至令我覺得不可思議,直到現在。

說說最高執政官陶洛娜吧?

[他把玻璃杯放在桌子上,意味深長的看著我] 我會告訴你一些事–一些唐娜翠在世時我從來不敢提起的事。陶洛娜殺了布瑞格將軍簡直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

你很震驚。[他微笑] 喔,你當然會很震驚。

但是你公開譴責她處決了布瑞格將軍。

的確,還說了好幾次。她做的當然是殘忍的事,我完全相信用她的死來換她做過的那些事也只是剛好而已。所以,看來她非死不可。這是她對帝國管理不善所得到的回報。抱歉我離題了。

布瑞格將軍是我的好朋友。我為他的死而哀悼,現在還是一樣。他也是一位富有魅力的領袖。你真該聽聽他是怎麼在陶洛娜的眼皮下挑起羅慕盧斯星上的暴動!令人印象深刻,他有這方面的天賦。他不只夠聰明能看出她的失誤,還知道在她亂搞之下帝國會變得多麼可怕,他有罕見的表演天份。他能讓群眾理解!讓那些暴民接受他說的話。他告訴他們這樣子是惡性循環,而我們需要一起擺脫它!他說的話他們全都相信!

但是後來他死了,死的像個英雄一樣。陶洛娜的人包圍了那些在勝利廣場 (Victory Square) 上聽他演講的民眾,還派出軍用氣墊飛船 (Hovercraft)–這在羅慕盧斯星是非法的–企圖接近布瑞格!他很容易就能逃走。他本來可以讓無辜的人民死去,這樣做沒有人會責怪他。但是他卻向陶洛娜的人自首,請他們停止攻擊並讓她們的支持者離開。他犧牲了他自己。

一開始我覺得他是個笨蛋。我想,嗯,他那天救了幾個人卻丟掉了整個帝國!這是多麼短視的舉動啊!但是他也許比我更清楚他死後情況會演變成什麼樣子。

現在我要告訴你一些你從來沒聽過的事:布瑞格是唐娜翠的愛人,已經好幾年了,不過當時很少人知道這事。在他死前我就在懷疑了,但我從來沒有提起。直到他死後唐娜翠才告訴我,她告訴我她們互相相愛的同時淚水正從她臉頰上滑落。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她哭。她為布瑞格站出來光榮的演講了好幾次,叫羅慕倫人挺身而戰!但是她從未再哭過。

他的死點燃了她心中之前我從未看過的熊熊烈火。不過我知道她其實一直充滿熱情、也一直有能力領導帝國。但我不知道的是她竟然有能力觸動人們的靈魂,使其發光發熱。

布瑞格死後她即位為女皇。我不認為若布瑞格還活著她還會想當女皇,但我也不認為布瑞格是比她還好的領導者。布瑞格的所有演技加起來也不及於她的真誠。

羅慕倫發生過最糟糕的事就是失去唐娜翠。我知道,在這些事發生以後這話聽起來有點不像話。如果她還是女皇,之後二十年羅慕倫將會變得完全不同。

我順便告訴你,我不相信她已經死了。當然她在哪裡,我不知道。但我不相信這是我最後一次聽到女皇唐娜翠的名號。

註:瓦朵號搭載女皇唐娜翠及其船員,於 2387 年賀巴斯超新星爆炸時失蹤。一般認為該船及其船員已被摧毀,但沒有確切的證據支持此說法。

2388 年

羅慕倫星系被摧毀後的情況仍是 2388 年星際間的頭號大事。

羅慕倫殖民星對失去母星、權力出現真空感到震驚。在最高執政官楚藍死亡及唐娜翠失蹤後,無人有能力穩定各個星球或組織新政府。拉托三號星 (Rator III) 的領導議會宣稱他們現在是新的羅慕倫元老院,同時定拉托三號星為羅慕倫星際帝國新的首都。但很快的波江座 α 主星及阿布拉克薩斯五號星 (Abraxas V) 都隨即做出了相同的宣言。

有一個人可能可以讓羅慕倫人重新團結起來,就是塔蕊絲將軍。她著手清查她剩餘的軍事力量,並召集包含外太空探索艦在內的所有剩餘船艦全部回到羅慕倫領空。

羅慕倫內部的政治紛爭阻礙了聯邦的救援行動。

聯邦議會派遣一支艦隊運送糧食、為難民提供協助,以及幫助那些流離失所的生還者尋找新家。但是星際艦隊發現要幫助他們需要向每一個殖民星交涉。一個星球歡迎他們的援助,另一個星球則認為這是聯邦的虛情假意,甚至認為這是敵對行動。三個星球爭奪「首都」的地位讓情況更加複雜,因為若援助其中一顆星球就會被其他星球認為聯邦是想偏袒其中一派、或是想干涉羅慕倫的內部事務。

大部份聯邦的盟友都同意派遣船艦及補給品協助羅慕倫的救援行動。就連仍在奮力重建其母星的卡達西人,也象徵性的貢獻了一些物資。但是當聯邦呼籲克林貢帝國加入救援艦隊時被其政府嚴詞拒絕。

『克林貢人對拿不動利刃的敵人不會與其簽訂條約、不會幫忙、也不會插手這件事。』首相馬托克回應。

克林貢最高議會中的鷹派以傑帕克議員 (Councilor J'mpok) 為首,要羅慕倫和聯邦共同為武夫率領進入羅慕倫領空的艦隊被摧毀而付出代價。克林貢內有些聲音懷疑馬托克為何將艦隊指揮權交給他的聯邦大使朋友武夫,而不是克林貢防衛軍 (Klingon Defense Force) 的將軍,整起事件可能是為了削弱帝國力量而搞的把戲。就算這不是陰謀,一個代表聯邦的大使害了上百名戰士死亡也是不爭的事實。在克林貢人的心中認為聯邦需要為他們的死負責。

馬托克聲稱有關武夫與「懦弱聯邦的把戲」有所牽扯的影射全都是胡扯,並宣佈誰膽敢汙辱馬托克家族 (House of Martok) 的名譽他就會站出來為榮譽而戰。儘管面臨來自議會鷹派的沈重壓力,首相最後還是拒絕了報復聯邦的請求。

雖然避免了一場外交危機的發生,但是從之前克林貢人奪回基度瑪星到克林貢與岡恩之間的衝突,在在都考驗著聯邦與克林貢的夥伴關係。分析師報告聯邦–克林貢間的外交關係已經降到自 2372 年簽訂基度瑪協議 (Khitomer Accords) 以來的最低點。

除此之外,這一年馬托克還忙著與獵戶人商談簽訂條約的可能。獵戶人正在為獵戶座 β 星系 (Rigel system) 內的人口過剩和自然資源幾近枯竭的問題擔憂,星艦艦隊持續掃蕩其犯罪活動對獵戶座黑手黨來說也成了一個嚴重的問題,由梅蘭妮.迪安帶領的獵戶代表團向克林貢人及布林人 (Breen) 雙方商討有無提供協助的可能性。梅蘭妮答應以獵戶人的支持及他們所貯藏的古老知識跟寶物為誘惑,但在他們說清楚能提供什麼回報獵戶人之前,梅蘭妮拒絕對任何一方做出承諾。

武夫依然留在克羅諾斯星上養傷並履行他身為聯邦駐克林貢帝國大使的職責。星曆 65548.43,他的第二個兒子克丹 (K'Dhan) 出生。

星曆 65776.64 時,聯邦新聞網 (Federation News Network) 的獨家報導稱瓦肯科學院在羅慕倫母星摧毀之前就知道該星球會受到威脅,但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幫助羅慕倫人。

強烈的抗議紛沓而來,瓦肯人所作的決定讓幾十位政治家和分析師同聲譴責。十七個獨立星球召回其駐瓦肯大使以示抗議,包含聯邦成員太平洋星 (Pacifica) 及薩朗二號星 (Zaran II)。兩天後,聯邦議會表決通過對瓦肯人拒絕協助羅慕倫人、及瓦肯科學院私自研究操作紅物質 (Red matter) 一事展開調查。

聯邦總統在聯邦議會上公開呼籲所有成員星球保持冷靜,不要將瓦肯或其他涉案的成員逐出聯邦。『在這個動盪不安的年代我們需要保持團結,』總統娜妮塔.巴科 (President Nanietta Bacco) 說。『一昧的責備無法治癒傷痛、無法減輕煎熬、也無法撫平心中的悲傷。』

2388 年補充記錄

(與武夫大使的訪談)

我在武夫大使位於克羅諾斯星上的家和他見了面。自從發生賀巴斯大爆炸以後,他還未曾接受任何一位記者的訪問。大使是我家的一位老朋友,這就是為什麼我想我能和他聊上一會兒。看來我是對的。

武夫大使是個戰士。從他還能在與那個瘋子尼祿戰鬥所受的致命傷中復原便可得知。而他拒絕被這些傷勢拖累也可看出他確實是個戰士。

不過,他現在對我感到非常憤怒。

你在這幹什麼!?你知道你在這裡行動有多愚蠢嗎?自己一個人在克羅諾斯星上亂跑?聯邦在這裡不是非常…受歡迎。

看到你我很高興,武夫。

要是你爸知道你在這裡他不知道會怎麼說!?

[我正視他的目光,試著保持平靜。武夫大使是那種重視信任又生性率直的那種人。]

我猜他會先說一些我已經聽膩的大道理。『傑克你到底在想什麼!』然後他會說我現在是個男人了、已經有能力對自己作的事負責了、我已經長大了之類的話。

算了!你長大了。 [他對我咆哮,但還是坐在他的椅子上]

那好,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這會透漏我的情報來源,一個好記者絕不會這樣做。

你知道一個聯邦公民待在克林貢領空有多危險嗎?一個不小心你就會深陷麻煩之中,是很大的麻煩。

放輕鬆,我不打算在這裡惹上麻煩。

你從來沒那個打算,但是你的舉動常常會讓你面臨危險。

我只是想要一個和你說話的機會。

我們正在說話。

對,我也知道。但是我想要訪問你,聽聽你的故事。

[他像是正在考慮一般的看著我。] 非常好,但是要我答應你要先接受兩個條件。

隨便你說!

接下來你在克羅諾斯星上的行動都要讓我的保鏢保護你。第二,一旦你離開這裡,沒有我的允許不能再回到克林貢領空。

但是身為一個記者常常需要四處奔波啊。要保鏢跟著我會讓我有點難辦事,而且 –

沒有而且。你必須接受我的條件,不然我就送你回聯邦。這裡的氣氛很…糟。

因為和岡恩人的衝突嗎?

[他咕噥的說] 我無權對此事發表評論。

好啦。 [我改變了我的態度,看來他不會在這方面讓步] 現在你有權能說說有關最近你和尼祿發生的事了嗎?還有克林貢船艦被摧毀的事?

我不想談這些事。我相信畢凱大使已經對這件事說明了很多遍了。我對他的說明沒什麼可以補充的。

那麼,告訴我為什麼克林貢一開始拒絕幫忙疏散羅慕盧斯星,後來又派艦隊參加戰鬥怎麼樣?

我們不是在幫羅慕倫人。是因為尼祿開始攻擊克林貢的船艦,我們當然要派艦隊反擊,受到攻擊而不反擊是難以置信的。帝國無法袖手旁觀,繼續縱容他攻擊下去。

為什麼克林貢帝國不幫羅慕倫人?

羅慕倫從來就不是帝國的朋友。當時我們有我們自己的…考量。

你是指和岡恩人的衝突?

就像我剛剛說的一樣,我無權討論這些事。你一直問我也不會改變答案。

只是試著問問看,可別怪我喔。 [我笑著] 我聽說因為你率領艦隊被尼祿抓住的事,被克羅諾斯星上最高議會的成員們說成是聯邦想打擊帝國的計謀而碰上了麻煩 –

[他突然用拳頭一把揍向桌面並順勢向前傾,打斷我的話]

這太荒謬了!聯邦從來沒有要我做這些事,而我當然沒這麼做!這麼做可恥又懦弱!

我從來沒想過你會這麼做!任何一位認識你的人都知道這不是真的!我只是想知道自從那件事之後克羅諾斯星上發生了什麼事。你覺得這裡對你而言還安全嗎?

[他大笑。這種景象不常見,所以我看得有點入迷。] 這裡對我而言和別的地方一樣安全。馬托克首相明確的支持我,任何人膽敢質疑我就必須面對他。而且我也很享受為自己的名聲戰鬥的機會!

[他微笑,然後恢復原來的坐姿]

還有我也很高興看看會不會有人蠢到向葛莉卡談起這件事。

你的太太,她怎麼樣?

她覺得很光榮。

呃,我知道。她最近過得怎麼樣?她才剛生產,不是嗎?

她是。而且她生下我的兒子時的叫聲整個城市都聽得見。

這真是…太棒了。

是啊。 [他微笑,似乎還帶點得意] 確實是。

這是你第二個兒子,對吧?

是啊,我覺得很驕傲。

你對他的未來怎麼想?伴隨他成長的是和平、還是戰爭?我知道你不能說太多,但是拜託。對最近發生的每件事–羅慕盧斯星的消失、和尼祿的戰鬥、和岡恩的衝突–你覺得戰爭會到來嗎?

[他看著我,認真到我開始擔心]

一直都有戰爭,只是參加的人不同罷了。

你認為帝國和聯邦會開戰嗎?

[他沒有回答]

如果真的開戰,你會怎麼辦?

我不知道。

2389 年

羅慕倫殖民星領導人之間的內訌仍未停歇。儘管其基本需求已得到滿足,星際艦隊仍持續運送補給品和複製器給那些接受聯邦援助的星球,但羅慕倫人仍然缺乏一個穩定的政府,軍隊的指揮體系依舊混亂。

2389 這一整年,有五位羅慕倫人試圖接掌帝國大權;兩打以上的人自稱自己為執政官;還有十幾個人主張他是羅慕倫艦隊的最高指揮官。這些昔日為各星球的領導者很快就成為殺手們的獵物,少數逃過一劫的幸運兒所作出的宣言大家則是不予理會。

聯邦的分析師都同意羅慕倫帝國的混亂會繼續持續下去,直到一位能受到多數殖民星擁戴的領導者出現,這場混亂才會平息。聯邦外交小組嘗試舉辦一場會議,邀請各個殖民星代表共同參加,以便跨出建立新政府和選出新領袖的第一步。但羅慕倫人甚至連會議要在哪裡舉行都得不到共識,最後,這個計畫以失敗收場。

克林貢帝國趁著羅慕倫帝國處於混亂時閃電進攻其領空。幾天之內就佔領了崔諾門薩 (Tranome Sar) 和紐昆西亞 (Nequencia system) 星系,並做好了繼續進攻羅慕倫領土的準備。在星際艦隊派出艦隊保護羅慕倫/克林貢邊界後,克林貢人雖然暫時停止其軍事行動,但是雙方的敵對關係卻升到了最高點,聯邦和克林貢軍艦之間甚至開始產生了小型衝突。

征服羅慕倫領空的行動不只是克林貢帝國在 2389 年間發起的軍事衝突。和岡恩人間的戰爭自從希拉四號星戰役之後,又因為兩大強權互相爭奪獵戶座 γ 星系 (Gamma Orionis system) 的控制權而再度引爆。岡恩人因為國王煞厲斯和諾西康人 (Nausicaan) 協議好,由諾西康人提供船艦及武器,而岡恩人則以佔領得到的數個小行星帶 (Asteroid belt) 和高額款項作交換,這讓岡恩人在這場戰爭中佔有不少優勢。但克林貢人並沒有放棄獵戶座 γ 星系,在船艦數量居於劣勢的情況下還是贏了數場戰役。星艦情報部認為這場衝突短期內沒有結束的跡象。

除此之外,克林貢內部紛爭讓一些名門望族走向分裂。星曆 66091.53,莫凱家族 (House of Mo'kai) 的阿剛 (Aakan) 謀殺了巴伐之子.克達斯 (K'das, son of B'vat),他的死將兩大家族長達一世紀以來的仇恨再次點燃,巴伐使出渾身解數追殺莫凱家族的每個成員。兩大家族的每個人都捲入了這場戰鬥,直到最後莫凱家族僅剩下阿剛一人。阿剛逃離了克洛諾斯星,但在星曆 66306.71 時,巴伐家族的密探終於在哈托瑞亞星 (H'atoria) 上找到他的行蹤。兩天後,巴伐在正式的戰鬥儀式中打敗了阿剛,首相馬托克宣佈解散莫凱家族。

卡達西人隨著首次以選舉的方式產生的民選領導者入主重建委員會 (Reconstruction Committee),而向獨立自主邁出了一大步。在選舉前的這幾週,有兩大派系主導了輿論:有著名的伊林.蓋瑞克加入的人民聯合派 (Civilian coalition) 、以及呼籲卡達西人撕毀 2386 年與聯邦簽訂的條約、並重組軍隊的強硬派。

蓋瑞克為首的聯合派以些微之差贏得大選,首項動作就是改革作為卡達西代表機構的人民議會 (Detapa Council)。新議會面對的第一項爭議就是投票通過派遣象徵性的六艘船艦加入聯邦在羅慕倫的救援行動。主流民意反對這個決定,一項民調顯示多數卡達西人覺得應該要保留他們本來就不多的資源。再加上聯邦議會決議削減 30% 卡達西的重建預算,改為援助不受卡達西人歡迎的羅慕倫人,都讓人民議會的聲望直線下降。

在殘破不堪的古拉特大學 (University of Culat) 遺跡中,伊林.蓋瑞克向記者為人民議會的決定辯護。『我們知道人們的猜疑,甚至懷疑這是私下交易的結果,』蓋瑞克說。『但我們知道如果我們凡事只想到我們的星球、我們的城市、我們的街道,全然不管銀河系其他星球的時候會有什麼後果。也許是時候改變我們的想法了。』

卡達西領空內重新復甦的工業之一就是採礦業。前卡達西軍官馬德瑞上校 (Gul Madred),取得了數個富含礦藏的小行星開採權,並在塞普蒂默斯星系 (Septimus system) 一步步壯大他的礦業王國。

聯邦總統娜妮塔.巴科在 2389 年把主要精力都放在緩和瓦肯和其他聯邦成員間的關係。在瓦肯早已掌握賀巴斯超新星的威脅一事傳出之後,她和尚路克.畢凱大使就致力於彌補這件事情所造成的傷害。

星曆 66839.72,聯邦議會宣佈了關於賀巴斯超新星及瓦肯科學院研究操縱紅物質的調查結果。議會認定瓦肯可能沒有充分了解賀巴斯超新星爆炸一事的嚴重程度,因為這次的爆炸範圍和之前記錄到的任何超新星相比都廣泛得多,爆炸威力也比之前記錄的都要強大。此外,因爆炸而產生的連鎖反應目前仍無法預測,議會建議未來必須加強這方面的研究。

不過聯邦議會批評瓦肯科學院在未和聯邦當局商量或告知的情況下就私自生產紅物質。特羅絲議員在聯邦議會面前表示,對任何她人民的行動或不行動而導致聯邦所受到的傷害表示遺憾。她宣稱研究院擁有的所有紅物質都跟著水母號一起消失了,而瓦肯科學院承諾在沒有充分了解紅物質及沒有得到聯邦科學委員會的合作下,不會再繼續研究操縱紅物質。對羅慕倫人她只有一句聲明:『我們同表哀悼。』

在結束了她的演說之後,特羅絲說換一個人為瓦肯發聲是唯一符合邏輯的作法,因為這一年來她的表現明顯指出她無法勝任這項工作。她向聯邦議會辭去議員一職後回到了她的母星。

在法庭上,現在人稱「光子生命形式」(Photonic lifeform) 的醫生在經過這幾年無數次的聽證會和再上訴之後終於取得了小小的進展。星曆 66954.79,聯邦法官裁定接受這場訴訟擴大為聯邦內所有知覺人造生命形式的集體訴訟。『這場官司現在不再只是一個人或一台全像產生器的事了,』宋博士基金會的律師艾莉莎.考利蕭 (Alyssa Cogley-Shaw) 說。『現在這和基本人權有關。』

考利蕭說明擴大訴訟也許意謂著還要與法庭纏訟好幾年,但是它的最終裁決可能可以讓 600 個以上的 EMH 一型 (EMH Mark I) 全像程式從聯邦的奴役中解放出來。隨著星艦艦隊未來為更多星艦重新安裝全像投影器 (Holoprojector),讓緊急指揮暨緊急醫療全像程式這類光子「工具」發揮更多的用處,那麼總有一天星際艦隊會考慮讓這些生命形式享有星艦軍官的所有權利、甚至授予他們階級。

2389 年補充記錄

(與伊林.蓋瑞克的訪談)

[卡達西主星人民議會的成員伊林.蓋瑞克,非常友善的邀請我到他家中共進早餐。]

喝點紅葉茶 (Red leaf tea)?

好,謝謝。

我手上恐怕沒有多少人類吃的食物。也許你喜歡來點小圓餅 (Scone) 配果醬 (Jam)?我想你應該還記得我們親愛的巴希爾醫生 (Dr. Bashir) 非常愛吃小圓餅。

[他放了一盤在我面前。]
我確實很喜歡,但是我不知道你也喜歡。

過去這些年染上的小習慣。[蓋瑞克稍微把他的杯子斜向我] 已經喝光了,我的小朋友。

我已經沒那麼小了,蓋瑞克。

喔,親愛的小男孩,對我們這些一路看著你長大的大人來說,你永遠是小朋友。好好享受吧,這表示和其他人相比,我們這些大人總是會發現你迷人的一面。

好吧,謝了。

別客氣。現在,讓我猜猜我何其榮幸讓你來拜訪我?當然,你一定是想看看壯麗的卡達西風景名勝!恐怕我要讓你失望了。這裡在 14 年前都淪為廢墟了,一切只剩下回憶。

當然,我–

不是來觀光的?那麼你來找我是因為你有大消息要告訴我,對嗎?若要說起有什麼事能讓你想到我這個又老又親愛的朋友蓋瑞克,一定就是你想做一件完美的禮服了。也許是結婚禮服?恐怕我要讓你失望了,我已經很久不接裁縫訂單了,不過為了你這個老朋友我可以考慮一下。

不,不。呃,對啦,其實我快要結婚了。不過這不是我來找你的理由–

哦?那你就要告訴我你來找我的理由了。

[我大笑。我知道蓋瑞克最擅長的就是用連珠砲似的對話,讓對方感到不知所措。不只是對我如此,他對朋友或敵人都是這樣。]
我來是想問你有關人民議會以及卡達西重建過程中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啊,對了。這才是為什麼像你這種小傢伙會對我感興趣的原因。

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告訴我,你的書怎麼樣了?就是寫有關自治同盟之戰那時深太空九號發生的事那本?

很順利,謝謝。還是讓我們回到手邊的問題–

我沒發現你在問問題啊。

你對最近卡達西發生的事怎麼看?人民議會現在走的路是對的嗎?

我對這些事了解的不深。但是既然你問起,如果你一定要問我的話,我會說卡達西未來有幾條路可走。一條是和平的重建,並成為星際社會間積極的一份子。另一條,我希望人民議會不會走上這條路,就是我們過去走的路。也就是重奪我們過去的榮耀,重建軍事力量的那條路。這也是我們的好朋友「真實之路」一直在大力鼓吹的。

我聽說他們又開始活躍了。他們是你在選舉期間主要的反對派,不是嗎?

確實是,他們由受人尊敬的馬德瑞上校領導。馬德瑞這個人嘛,當然是贊成我們回到軍政府的那段日子。

所以你反對加強卡達西的軍事力量囉?

喔,我從沒這麼說過。軍隊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反對追隨過去的腳步。畢竟我們都記得上次這麼做帶來了什麼後果。

你指的是和自治同盟結盟?

當然,不然我指的可能是什麼?在卡達西成為軍事強權的那段短暫的時光,我們付出了超過八億人死亡的代價、還有這些我再也不想看到的殘垣斷壁。軍隊把我們狠狠的丟回以前那個充滿飢荒和疾病的年代,那個卡達西聯盟成立之前的黑暗時代。多麼諷刺,對嗎?軍隊把我們從毀滅邊緣拯救出來,幾個世紀之後又帶我們回到和以前幾乎一樣的情況。

「真實之路」有對你們造成困擾嗎?

這是成長的陣痛,我的小朋友。卡達西正在付出成長的代價,這種反應理所當然,一些比別人更害怕革新的成員很自然的會堅守傳統的老方式。我有十足的把握「真實之路」有一天會加入我們,一起朝著卡達西的未來邁進。

你真的相信嗎?

我會說一些連我都不相信的話嗎?

會。

既然如此… [他對我微笑。我想起以前在 DS9 上就看過的和藹又神秘的微笑。這表示你再也無法從他那裡獲得更多關於這個話題的訊息了。]

重建工作進行的怎麼樣了?

能重建的我們都會重建。當然,最近聯邦削減對我們的資助影響了我們的進度。

但是聯邦需要幫助羅慕倫人–

噢,我不是在怪你那最優秀的聯邦!絕非如此!我們無法放羅慕倫人不管。不,我們不會。但是誰敢相信連家園都沒了的羅慕倫人?就像明知有饑餓的卡達西田鼠躲在椅子底下,還把一碗森濠燉菜 (sem’hal stew) 留在沒人看守的桌子上一樣。

聯邦是出於善意才幫助他們。

當然是出於善意。卡達西派出六艘船艦協助聯邦執行對羅慕倫帝國出於善意的行動也是出自善意。

說實在,這也是我一直想問的。這個行動在卡達西內好像不怎麼受歡迎啊。

什麼事讓你有這種想法?

前幾天在古拉特大學一群人的抗議活動。

啊,對。這個嘛,不是每個政府的行動都讓所有人滿意。事實上,我不相信有哪個星球、或是哪個人能說他對政府的每個法規或決策都完全滿意。

他們看起來很不高興。

噢,因為聯邦減少了對卡達西的援助。所以那些支持聯邦的人稍微有點不高興。他們的感覺可以理解,因為我們根本沒多少資源。至於那些反對聯邦的人–這個嘛,他們當然不樂見聯邦得到大家的支持。

那為什麼人民議會還要派出船艦呢?

事情的理由往往比表面上看到的還要充分,其實很簡單。

可以對我解釋一下嗎?

恐怕不行,我想留給你自己找出答案。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喜不喜歡這頓早餐了嗎?

2390 年

位於克林貢帝國與岡恩霸權邊界附近的民用船艦及殖民地被襲擊的機率大幅上升,同時星際艦隊在聯邦邊境沿線至少找到八處由諾西康人建造,藏在小行星帶或星雲 (Nebulae) 裡的軍事基地。

雖然星艦司令部不覺得這些基地是什麼重大的威脅,但是由眾多民用貨船船長組成的聯邦運輸工會 (Federation Transport Union) 要求星際艦隊加強在聯邦邊境的巡邏任務,並針對民用航運提供額外的保護。

不過星際艦隊必須努力減緩聯邦與克林貢帝國間日益惡化的關係。派更多船艦到邊境無疑會讓克林貢最高議會裡的鷹派們主張這是聯邦的敵對行動,況且由於星際艦隊已經將一部分船艦派去加強巡邏羅慕倫/克林貢邊境之故,再派船艦會讓星艦艦隊的調度受到很大的壓力。

到底該怎麼做的爭論持續了快一整年,這段時間內只有少數聯邦船艦被派往邊境地區,為了應付敵人的突襲而忙的焦頭爛額。每當星艦終於有空處理民船的求救信號時,諾西康人往往早已不見蹤影。

分析師們同意,對聯邦來說的最佳情況就是在克林貢及岡恩間的衝突向外蔓延以前,雙方就能找到和平解決的辦法。為此聯邦提議克林貢及岡恩在一個中立地區展開調停協商。但是由於雙方抱持的猜疑,使他們都不願意太快接受「人類」如此雞婆的舉動,光是為了敲定細節的初步協商就拖了好幾週都沒完成。然後又因為馬托克首相突然宣佈,除非星際艦隊撤回所有派到羅慕倫/克林貢邊境的船艦否則他們不參加這次會談,使得會議的籌備戛然中斷。

在克羅諾斯星上,不論是要與羅慕倫人還是岡恩人開戰,兩者大眾都非常支持。但是據克林貢防衛軍估計,帝國的資源若要同時維持兩條戰線是非常吃力的。防衛軍建議目前首先要做的是大量生產船艦、消除士官兵晉升軍官的阻礙,短期之內先縮減對羅慕倫的戰爭規模,因為內部混亂又流離失所的羅慕倫人現在不是帝國最主要的威脅。最後克林貢決定暫緩進攻羅慕倫領空,但仍會繼續派兵固守 2389 年時佔領的領土。

羅慕倫殖民星之間開始發展出互相結盟或敵對的外交關係,但還是沒有一個能將各個星球歸於一統的領導人出現。在沒人領導的情況下,某些星球甚至開始尋找羅慕倫帝國外的盟友。星曆 67620.54,羅慕倫殖民地塔瓦斯星正式請求聯邦的保護,並就塔瓦斯星加盟聯邦一事展開了談判。某些人認為這是羅慕倫帝國瓦解的第一步。

能讓羅慕倫重新整合的希望非塔蕊絲將軍莫屬,她將剩餘的船艦重新整合成一支新艦隊。為了進一步鞏固指揮體系,塔蕊絲還私下和每個船艦的艦長接觸,外部觀察家認為她在幾個月內就能完全掌握羅慕倫軍權。

聯邦分析師警告這麼強大的艦隊有能力迅速打倒那些軟弱無力的殖民星領導人,如此一來羅慕倫很快就會處於軍事統治的狀態下。但是塔蕊絲並沒有公開接掌政府的興趣,而是命令她的艦隊致力於執行人道救援和防禦羅慕倫邊界的任務。

在卡達西這邊,人民議會這一年來忙著尋求民眾對各種擴大個人自由及促進商業發展的改革措施的支持。在人民享受這些新獲得的自由以及「歐拉里安之道」提倡的精神運動蓬勃發展下,還是有很多卡達西人不確定這個星球走的新方向到底是對是錯。議會的工作因為馬德瑞上校和其追隨者們而變得複雜,他利用新的言論及集會自由舉辦多場群眾集會,宣稱『卡達西聯盟必須走回它「真正」的道路。』

由一群科學家組成的工作小組被分派到聯邦星艦巴斯德號上工作,該星艦由貝芙莉.庫修上校指揮,同時卡達西科學部 (Cardassian Ministry of Science) 宣稱他們找出了雅明費症候群 (Yarmin Fel Syndrome) 可能的治癒方法。該化合物是從一種生長在卡達西主星最偏僻地區的罕見花朵合成而得,而且無法複製。因為這種藥的產量有限,必須要好幾年的時間才能通過完整試驗,並供大眾使用。

在地球,聯邦最高法院 (Federation Supreme Court) 接受了一群全像小說 (holonovel) 出版商和設計師提出的言詞辯論申請,他們想要反駁醫生提出的全像程式公民權的集體訴訟。全像小說家們聘請了退休星艦少將、前軍法總署署長菲莉帕.盧瓦 (Phillipa Louvois) 為他們處理這場訴訟,她主張出現知覺並不一定意謂著全像程式就是知覺生物,除非它們能形成智慧並能感覺到「自我」,否則都不受到昆布蘭法案 (Acts of Cumberland) 及聯邦憲章的保障。

宋博士基金會則辯稱在缺乏完善的全像發射技術 (holoemitter technology) 下,全像程式們不能作為證人到法庭上為自己辯護,而法院規章又不接受遠端證詞等妥協方案等藉口以拖延時間。法官准許宋博士基金會的延期開庭申請。

聯邦星艦企業號-E 完成了對麥考利斯特 C-5 星雲 (McAllister C-5 Nebula) 的調查報告,百科上校回報企業號在此星雲附近發現了多個量子奇異點 (quantum singularities) 的殘留訊號,和 δ 象限的種族 8472 (Species 8472) 穿越液態空間 (fluidic space) 時殘留的訊號相似。遺憾的是,這種原始行星狀星雲 (protostellar nebula) 的特性讓感測器無法確定訊號的真實性。如果這真的是種族 8472 留下的蹤跡,那這就是他們接近聯邦領空最先出現的跡象。

2390 年補充記錄

(與百科上校的訪談)

我在星艦企業號的待命室 (Ready room) 和百科上校見面,他過去在這間房間裡學到了很多。在他原本的身體被摧毀了之後,星際艦隊內部曾擔心他是否能勝任這個工作。不過由喬迪‧拉弗吉和宋博士基金會喚醒 B-4 體內的「百科矩陣」(Data matrix) 的工作看來似乎非常成功。當然,過去這四年他擔任企業號艦長的表現已經讓大家的疑問一掃而空。

我要為無法到傳送室迎接你的事對你說抱歉,席斯可先生 (Mr. Sisko)。企業號目前正在進行維修,而我的行程表幾乎快要排滿了。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太好了。 [很顯然他真的沒放在心上,和一個這麼相信我的話的人對話真是令人感到新鮮。] 我能提供什麼幫助嗎?

你最近交給星際艦隊的報告中指出發現了種族 8472 又準備入侵聯邦領空。你可以詳細說明一下嗎?

你可能誤解了這份報告。我的報告只指出有足夠的證據認為種族 8472 可能穿越了他們的空間來到聯邦領空。但是,沒有決定性的證據支持這項推測。由於受到原始行星狀星雲的特性影響,我們的儀器無法獲得完全準確的讀數。

你認為他們真的穿越液態空間的機率有多少?

我所擁有的資訊不足以做出這樣的預測。

星際艦隊非常認真的看待你的報告。

保護聯邦是他們的責任。

是嗎?但是他們對安妮卡.韓森提出的關於博格人的警告就沒那麼認真。

我無法解釋星際艦隊如何排定威脅的優先順序,因為我無權得知艦隊據以做出決定所參考的所有資訊。

你認為星際艦隊決定忽略她提出的博格人警告是正確的嗎?

如我剛才所說,我無權得知艦隊據以做出決定所參考的所有資訊。不過,我能確定博格人對完成目標是很堅持的。他們做好萬全準備、試圖再次攻擊聯邦的可能性有 99 %,但是在你有生之年博格人試圖攻擊的可能性則小了很多。

你猜有多少可能?

如果要我冒險猜測的話,我會說博格人於 30 年內攻擊聯邦的可能性有 64.58%,這是以珍葳將軍在航海家號的歸途中對他們做出中等程度的傷害為前提所做出的假設。

那種族 8472 呢?

如同我剛才所說的,我恐怕沒有足夠的證據做出結論。

那麼,你目前手上有什麼證據可以和我分享的?

除了最近的發現,我們還有航海家號的記錄作為證據。珍葳將軍能和好幾個種族 8472 的代表談判,並簽下和平協議,但是從她的記錄中可以清楚得知這不是一個全面性的協議,可能只對該種族的一小部份有效。我們不知道是不是全部的種族 8472 都承諾不攻擊聯邦。

我想你應該有些猜測,或說直覺也可以。你認為你在麥考利斯特 C-5 星雲發現的量子奇異點就是來自種族 8472 留下的蹤跡嗎?

我也希望我能給你更準確的答案,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嚴重的警告。

如果真的是他們,你認為這是他們入侵的前兆嗎?

我不知道,有可能。

[整個訪問中我有一個問題一直猶豫不知該不該問。我盡量忍住不問,但最後我還是不小心脫口而出。] 百科上校,你能告訴我在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嗎?還有 B-4?還有宋博士基金會是怎麼讓你復活的?

[他給我一個淺淺的微笑] 這個時候恐怕我有權利不回答這個問題。

我向你道歉,我不該問你這麼私人的問題。

請不要責怪自己。畢竟,這個問題人人都想問。

2391 年

諾西康海盜的襲擊仍然持續困擾著聯邦邊境的貿易商。由於星際艦隊及聯邦政府遲遲不做出回應之故,憤怒的聯邦運輸工會宣佈在艦隊沒有提供足夠的保護前,建議旗下的會員拒載政府委託的任何貨物。

這讓聯邦政府面臨了不小的危機,因為大部分的聯邦船艦都已經派往羅慕倫及卡達西領空執行援助任務,所以政府高度依賴民間貨船運送物資到各個聯邦成員星及被保護星球之間。但是工會的行動讓例行的運輸任務遭到停擺,要運往半人馬座 α 星 (Alpha Centauri) 的複製器以及要送到露提亞四號星 (Rutia IV) 的緊急醫療用品全都堆積如山。

聯邦總統娜妮塔.巴科私下和工會領袖談判,但工會拒絕讓步。工會稱這是重要的安全問題– 太多船艦還有太多船員死於諾西康人的襲擊了。總統幕僚們建議讓星際艦隊召回那些派去執行探勘及科學任務的星艦回來防守邊境,但艦隊稱那些船艦都在遙遠的外太空,要召回也要花上一個月的時間。

星艦司令部最後只好同意從克林貢/羅慕倫邊境撤回船艦,重新指派這些星艦巡邏邊境的貿易路線。某些羅慕倫殖民星的領導人因為聯邦承諾要保護他們,如今卻打破承諾而發出怒吼,不過這些聲音在塔蕊絲將軍嚴厲斥責之後就消失了。『我們是羅慕倫人。我們自己為自己而戰。與其像個小鬼一樣,沒人保護就怕的要命,我寧願看到羅慕倫人雙手握著勇氣、心中懷著驕傲,光榮的為保衛家園而死!』

不過隨著聯邦從羅慕倫邊境撤兵,首相馬托克也履行了他先前的承諾,在聯邦促成的和平會談中與岡恩人談和。克林貢、岡恩、諾西康三國代表一同聚集在深太空 K-7 (Deep Space K-7) 上參加會談,聯邦也派了許多著名的外交官協助談判。

一開始談和似乎頗有希望,但會談的第二天,一個藏在餐車裡的爆炸裝置嚴重炸傷了岡恩大使佐戈辛 (Ambassador Zogozin)。克林貢、岡恩、諾西康三國的代表團原本計畫立即離開太空站,但安全人員宣佈直到找到炸傷佐戈辛的兇手前太空站全面封鎖,任何人不得離開太空站。

攻擊發生後兩天,一位與反對馬托克統治的激進團體有關的克林貢人傑達 (J'dah),被發現死於太空站上。安全官證實傑達是死於近距離的裂解槍 (disruptor) 爆炸,而且在佐戈辛被炸傷後約一小時就被人推到氣密艙 (Airlock) 外。要不是傑達的屍體被太空站的一小部份鉤住,現在早就消失無蹤了。法醫證據證實傑達就是那個放置爆炸物並使岡恩大使受傷的人,但是找不到殺害他的兇手。留在傑達房中的日誌載明,他的目標其實是聯邦派出的談判小組,幸好他們都逃過一劫。

受這次攻擊所累,克林貢和岡恩的談判破裂。克林貢繼續入侵岡恩領空,而岡恩人也召回所有駐守偏僻殖民地的船艦保護母星。國王煞厲斯向利響人 (Lethean) 尋求協助,但是多數的外部分析師認為岡恩在要繼續付錢給諾西康人換取他們的支援的同時,已經沒有多餘的資源僱用利響傭兵 (Lethean mercenaries),。

也因為聯邦船艦撤離克林貢/羅慕倫邊境,克林貢最高議會裡的鷹派開始強烈要求繼續進攻羅慕倫帝國。馬托克首相及他的支持者則主張謹慎為先,寧可先專心打贏岡恩之戰,並繼續加強克林貢防衛軍回到自治同盟之戰以前的軍事水準。

傑帕克議員不顧馬托克的阻止,集結忠於其家族的戰艦指揮官入侵繪架座 ζ (Zeta Pictoris) 星系,與塔蕊絲將軍率領的羅慕倫艦隊發生衝突。最後羅慕倫艦隊迫使克林貢人撤退。該戰役的生還者回報有一艘外表看起來高度先進的星艦在幫助羅慕倫人,但是找不到證明其存在的證據。馬托克命克林貢情報部 (Klingon Intelligence) 研究該報告的細節,並派丘斯戰鬥群 (choS battle group) 深入調查。

聯邦的政治分析師認為,在克林貢鷹派輸了繪架座 ζ 星系這場仗之後,傑帕克接下來會把輿論重點放在:如果馬托克不願帶領克林貢人參加戰爭,還有其他人能。克林貢最高議會未來會開始分裂成支持馬托克的一方,以及支持新領袖的另一方。

塔蕊絲在繪架座 ζ 星系取得的勝利讓羅慕倫人開始團結起來,努力找回羅慕倫昔日的榮耀。拉托三號星首先推舉塔蕊絲為羅慕倫星際帝國的領導人,波江座 α 主星和其他數十顆星球紛紛響應。在一場對全帝國的廣播中,塔蕊絲說『我是個軍人,而我也希望繼續當個軍人。政治的泥沼中充斥著看不見的危機和許多隱藏的風險,一個聰明的人都會選擇避開。但我的帝國在呼喚我,而我不會拒絕她的請求。』塔蕊絲召集各個殖民星領導人齊聚拉托三號星,選出新羅慕倫元老院的成員建立新政府,並著手建立新首都。

潛入由席拉帶領的羅慕倫艦隊的聯邦特工回報,席拉和她的追隨者定居在馬卡星 (Makar),是一個 β 象限中的一顆 M 級 (M-class) 行星,富含十鋰晶體及各種重金屬。馬卡星上的南部溫帶大陸居住著兩群類人生物,其科技水準約等於地球的石器時代,但席拉將這些生物視為此星球附加的天然資源,幾星期內就強迫幾百位馬卡人 (Makarans) 到礦坑裡工作。

特工也回報席拉的船艦發現到一個很像人造量子奇異點的訊號,羅慕倫人用它來作為曲速引擎的動力來源,除此之外還發現到了一個巨大的引力場訊號。席拉派兩艘船去調查這些異常現象。

卡達西人民議會在與佛瑞吉大王羅姆談判中取得重大勝利,佛瑞吉承諾協助他們重建其工業複合體 (Industrial complexes)。羅姆提供卡達西人重建工廠、設計公司、複製設備的資金,外加歸還數個歐拉里安信徒們崇拜的傑佛錼 (Jevonite) 古文物給卡達西文化部 (Cardassian Ministry of Culture)。作為這些行動的回報,羅姆可以得到卡達西工廠重開之後的獨家貿易協定。雖然羅姆被許多佛瑞吉人嘲笑,說他缺乏商業耳朵,但是若這個交易成功的話,將是佛瑞吉歷史上最賺錢的商業協定。

在地球,聯邦最高法院裁定贊成菲莉帕.盧瓦和她所代表的全像小說出版商及設計師的主張,認為昆布蘭法案不適用於沒有「自覺」的全像程式或人造生命形式。最高法院將宋博士基金會的集體訴訟發回下級法院再審,以定義出具有「自覺」的法律意義。宋博士基金會開始遊說各個聯邦成員星,希望能在聯邦憲章中加入人造生命形式的人權條款。

為了做好種族 8472 可能出現於聯邦領空的的準備,星艦司令部組成了一個任務小組調查任何該種族可能出現的跡象。這一群經驗豐富的科學家、外交官、安全專家組成的小組將會調查任何該種族出現在 α 象限內的可疑訊號,並研擬可行的作戰計畫。作為調查的開始,該小組對發現麥考利斯特 C-5 星雲異常現象的企業號-E 艦員進行了大量面談。前航海家號艦員也要一併接受面談,因為他們是唯一一艘與這個神秘種族有完整接觸的聯邦星艦。

與此同時,有鑑於聯邦星艦泰坦號及其姊妹艦上所屬船員的種族高度多樣化所作的試驗非常成功,星際艦隊組成了一個委員會研究擴大星艦學院 (Starfleet Academy) 的入學標準,提供給那些雖然是聯邦盟友但並非聯邦成員的種族更多進入星際學院就讀的機會。發言人瑪璉.杜蘭特說『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當星艦艦長,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推薦,但這不代表他們不能當一位優秀的軍官。』

2391 年補充記錄

(馬克.費雪的報告摘錄)

摘錄自潛入被流放的席拉指揮官所屬軍隊的聯邦特工,馬克.費雪上尉 (Lieutenant Mark Fischer) 提交的機密報告。

馬卡建築群 (Makar Compound)

我相信席拉指揮官已經找到支持她權力的盟友。我們追蹤到的人造量子奇異點似乎是由一種我們從未遇過的種族留下來的,席拉指揮官努力要和他們接觸並開始進行某種程度的交涉。

三天前晚上,當我和特羅斯 (T’los) 一起守衛席拉指揮官的房間時,我發現了這個可能盟友的進一步資訊。特羅斯是席拉的左右手,很少會做這麼簡單的守衛工作。當他加入守衛的行列時,他告訴我說今晚可能會有訪客出現。

『什麼都別說,』他告訴我。『我們要歡迎他的來訪,但是別忘了你手上的武器。聽指揮官說他們不是愛好和平的人。』

他們個子真高大!那些訪客在馬卡午夜過後二十分鐘出現,我們的邊境守衛帶他們進來,他們就聳立在守衛之後。這個畫面讓我覺得好像是一隻塔戈 (Targ) 在趕一群家貓一樣。這些訪客隨便一個人只要輕輕一拍都可以輕易讓我們的守衛陷入昏迷。

他們身上穿著波浪狀的黑色盔甲,面罩遮住了一部分他們的臉。

『歡迎來到馬卡。』他們一到特羅斯就對他們鞠躬。

那些訪客只是盯著他,沒說什麼。

『席拉指揮官在裡面等你們,進去之前請把武器留在這。』他繼續說。

其中一個瞇了瞇眼。『我們不會解除武裝,』他說。『沒有獵人會聽獵物的話放下他的武器。』

『我不能讓你帶著武器去見席拉指揮官,』特羅斯堅持。『我會把它放在這裡,很安全。沒人會碰它們,你可以相信我。』

他們的領袖笑了,看看他身後的同伴。『他要我們相信他!』

就在此時,特羅斯拿起裂解槍指向他們。『把你們的武器交給我。』

這時,我心中想這場爭論很有可能會演變成一場殊死戰,但是席拉指揮官出來了。

『先生們,拜託。』她說,並把一隻手放在特羅斯的肩上。『我們自然不會要求獵人解除他的武裝。我們知道可以相信你們,那你們呢?』她的眼神堅定,直視著對方領袖。

過了一會兒,他點頭。『當然。』

『還有你不會反對我剩下的守衛繼續保持武裝吧。畢竟,作為這群人的領袖,我必須採取適當的預防措施。』

她讓他們都乖乖聽她的話。他們沒有任何抱怨就跟著席拉還有羅慕倫守衛進去了。特羅斯和我則守在門外。

我很驚訝的看到特羅斯在笑,就好像他剛剛根本沒生氣過一樣。

『進展順利,』他對我說。 『這就是我們想要的,你看,夠快吧。』

其他守衛很快就來和特羅斯換班,而他則進去席拉指揮官的房間加入他們的討論。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一直到我值班結束,他們還在和我們的訪客交談,而且沒有要離開的念頭。

之後幾天都看不到席拉指揮官的人影,特羅斯代替他發號施令,並指揮那些原住民「僕人」的採礦作業。 當我數天後再次看到她時,她整個人看起來煥然一新。她的肢體語言完全改變了,她的肩膀不再那麼緊繃,也不會動不動就對服侍她的人發脾氣。事實上,現在她發現有人犯錯時只是笑笑的帶過。我從沒看過她有這麼高興的時候。

我不知道她的下一步為何,但是我知道即使她被流放,她還是沒有放棄掌管羅慕倫帝國的念頭。

2392 年

聯邦總統大選無疑是今年的星際大事。現任總統娜妮塔.巴科雖然認為她不該在羅慕倫發生危機時離開,但她是還是表明不會繼續尋求連任。『我坐在這個位子已經太久了,我們需要注入新血和新想法。』

巴科總統沒有公開宣稱希望由誰接任,而檯面上有十幾位夠格的人選能角逐總統大位。楚爾人 (Trill) 出身的傑德.麥茲 (Jaed Maz) 是最受政治評論家們看好的一位,此外瓦肯 (Vulcan) 的聯邦議員瑟朗 (Soron)、來自新地星 (Terra Nova) 的凱文.史特納 (Kevin Steiner) 也頗受注目。其他來自貝久 (Bajor)、 安多利 (Andoria)、蜥利安 (Sauria) 的候選人也可能是黑馬之一。

不過,瑟朗及安多利籍的謝莉薇薩.陰賽安 (Charivretha zh'Thane) 卻不想成為正式候選人,而史特納在兩個月前被聯邦通訊社披露他和獵戶座黑手黨有牽扯時就放棄參選了。剩下有希望的參選人則圍繞下面幾個問題激烈的爭辯:是否繼續援助卡達西人和羅慕倫人、與克林貢帝國持續升高的衝突如何解決、星際艦隊是否要為聯邦公民面臨越來越大的威脅而提供更積極的作為等等。

最後的結果,來自蜥利安的安納卡.歐格 (Aennik Okeg) 以些微之差擊敗傑德.麥茲,貝久人夏德.歐納 (Shad Ona) 的票數屈居第三。歐格是第一位當選聯邦總統的蜥利安人,他邀麥茲及夏德入閣,好讓支持他對手的群眾能團結在一起。

歐格的首次公務旅行讓他來到賽斯特斯三號星 (Cestus III),這裡是克林貢帝國與岡恩人展開新一輪和談的會議場地。由亞歷山大.羅成可 (Alexander Rozhenko) 率領的聯邦外交小組,希望這次雙方能成功簽署停火協議,以便為繼續簽署克林貢–聯邦貿易及防禦協定創造良好的氛圍,該協定即將在 2394 年到期。他們的出現讓克林貢人或岡恩人雙方都願意對所提的要求做出讓步。

談判進入第三週,克林貢和岡恩代表卻還在為如何安排會議議程而爭持不下,就連聯邦大使武夫私下要求首相馬托克加速會議進行也失敗了。聯邦議會緊急召開會議,討論聯邦能提供岡恩和克林貢什麼條件,以增加雙方談和的機會。但這些努力都因星曆 69259.56 岡恩與諾西康的聯合艦隊攻擊克林貢殖民地歐卡星 (Ogat) 而化為泡影。

歐卡星四周的戰鬥持續了兩週之後,克林貢防衛軍才把岡恩及諾西康聯軍趕出該星系。克林貢人除了譴責這次可恥的攻擊外,首相馬托克還正式宣佈克林貢帝國與所有勢力簽署的和平協議全數無效。現在克林貢和岡恩船艦只要一碰頭就開戰,聯邦星艦蒙大拿號 (U.S.S. Montana) 試著介入調停雙方的戰鬥,卻遭受克林貢船艦的裂解砲重創。

克林貢最高議會中以傑帕克為首的鷹派,希望帝國對岡恩人採取進一步的敵對行動–大舉入侵岡恩霸權的領空。馬托克政府決定保持謹慎,在新的艦隊全部造好之前只被動的防禦帝國領土不受岡恩人入侵,傑帕克對此大表不滿,罵他是『軟弱的老人,在戰場上不敢和挑戰者正面對決,只是躲在床上嚇的發抖。』

聯邦的政治分析師還是認為最高議會在三年內會走向分裂的局面,就看傑帕克和鷹派在議會的支持程度而定。帝國上主要家族之一,也是前杜拉斯家族盟友的托戈家族 (House of Torg),已經公開宣稱支持傑帕克。事實上托戈家族的預定繼承人–勞莎 (Lursa) 的兒子子賈若德 (Ja'rod) 已經公開視聯邦為仇敵。勞莎就是杜拉斯的姊姊,她在 2371 年一次攻擊企業號-D (Enterprise-D) 的行動中被聯邦軍官殺死。

賈若德在岡恩人攻擊歐卡星時就在該星球上。他從岡恩人的攻擊中生還,星曆 69637.18 時他加入了克林貢防衛軍接受訓練。

在卡達西主星,人民議會通過了一連串促進人口生育、加強經濟穩定的改革措施。包括提供擁有一個以上兒童的家庭生育補助、以及提供那些因軍隊解散而沒有工作的軍人教育訓練,協助他們進入卡達西快速發展的民間工業工作。許多前軍官後來被馬德瑞上校雇用,到塞普蒂默斯星系開採重金屬。

馬德瑞所開採出的礦物產量越來越多,他開始透過佛瑞吉經紀人出口鎧錂錠 (kelindide) 和尤瑞錠 (uridium)。他的頭號買家就是羅慕倫人,他們正拼命打造船艦、拓展殖民地、並盡可能蒐集額外的資源。

羅慕倫人正進行的大型建設計畫之一就是瑞瀚市 (Rihan),一座建造在拉托三號星的新帝國首都。首座完工的建築物是羅慕倫殖民組織委員會 ( Romulan Colonial Organizational Committee) 的會議廳,該委員會是在塔蕊絲將軍的直接指示下成立。

雖然這個委員會為建立新政府奠定了初步基礎,但自從母星被摧毀後延續下來的內訌及派系之爭仍然困擾著羅慕倫人。溫和派認為羅慕倫人需要一個單一的象徵,好讓羅慕倫人能更團結。但某些委員會成員仍不忘唐娜翠自立為女皇的教訓,擔心會再使帝國分裂。塔蕊絲將軍贊成回歸帝制,不過她也強調誰來統治帝國會交由全羅慕倫人民決定。

譯註:安多利人姓氏前綴

  • Zhen - zh' (陰) (eg. Shathrissia zh'Cheen, Charivretha zh'Thane)
  • Shen - sh' (雌) (eg. Pava Ek'Noor sh'Aqabaa, Avaranthi sh'Rothress)
  • Chan - ch' (陽) (eg. Thirishar ch'Thane, Thanashal ch'Shonnas)
  • Thaan - th' (雄) (eg. Thelianaresth th'Vorothishria, Shelerib th'Zarath)

2392 年補充記錄

節錄自托戈家族賈若德的私人日誌:

坎恩號 (Kang) 是一艘光榮的戰艦,能在這艘船服役我感到很驕傲。但是… 寇洛艦長 (Captain Klor) 的作風好像太過謹慎了。

我們在執行例行巡邏任務時發現了很像是岡恩船艦的蹤跡。我們有追下去嗎?沒有。我們有做進一步調查嗎?沒有!

寇洛艦長說想必是弄錯了,沒有哪個岡恩人膽敢這麼靠近克林貢領空。可是不是這樣吧?岡恩人連歐卡星都敢攻擊了!我們執行的巡邏任務不就是要防止岡恩人再次攻擊嗎?

我問他。『我們本可以和他們正面對決,為什麼要讓他們逃了?』

『我們連到底是不是岡恩人都不知道!』他說。 『可能只是幾艘貨船。我們幹嘛去追一隻不存在的塔戈呢?』

『但如果那真的是岡恩人–』

『如果那真的是岡恩人,』他對我大喊。『我們也只有一艘戰艦!你要讓我們無謂的犧牲嗎?』

『當然,我們不是戰士嗎!?』

他看著我,然後開始輕聲的笑。『你該慶幸你是單獨來找我,勞莎之子。』當他提到我母親的名字時,他的聲音透露出一種威脅。

『我是托戈家族的一員。』我說。

『只是托戈的預定繼承人,』他說。『也許大家都說你是歐卡之役的英雄,但你只是個小男孩。你還年輕,你家族的歷史會逼你長大。你必須成長,必須變得更聰明。你該趁這個機會從我身上學學,』他笑。『一個老練、聰明的戰士該是什麼樣子。下次如果你還敢質疑我,我會殺了你。懂了嗎?』

我懂。我懂他對我母親的怨恨,還有他身為一個艦長不計前嫌的讓我他在的船上服役,這讓他覺得多麼高貴和光榮。他會時時監視我有沒有反抗還是耍花招欺騙他。我還懂的是,他不站在傑帕克這邊。

他很明顯的是馬托克的走狗。只知道小心謹慎,讓攻擊的先機白白溜走。逃避戰爭到底能得到什麼?

傑帕克議員是對的。我們不能讓岡恩人獲勝,我們必須站出來和他們奮戰。

但是,我不是這艘船的艦長。

2393 年

克林貢最高議會中新首相挑戰者的勢力越來越龐大,這讓聯邦及其他強權在對處理與克林貢帝國的外交關係上顯得毫無頭緒。

『不管你喜不喜歡馬托克,至少我們對他還算熟悉,』星際艦隊發言人瑪璉.杜蘭特中校說。『但我們對傑帕克卻一無所悉。』

聯邦和克林貢帝國之間的緊張關係,使得要從克羅諾斯星上蒐集帝國當前政治情勢的詳細資訊變得很困難。

原因之一是傑帕克首個行動就是禁止聯邦大使進入大會堂 (Great Hall)。武夫大使是馬托克家族的一員,也是他最堅定的支持者。

大家都認為馬托克和傑帕克之間的暗中較勁總有一天會正式引爆。傑帕克和其議會中的追隨者指責馬托克軟弱無能、只是聯邦的傀儡,他們還質疑馬托克和武夫的關係,以及他同意與岡恩人和談的背後動機。

馬托克也不干示弱,反過來指責傑帕克種種無恥的行為,以及在帝國及克林貢防衛軍面臨戰爭時還一直挑撥離間到底是何居心。

星曆 70437.47, 在議會中一場爭辯是否要派更多軍艦攻擊岡恩人的辯論上,積怨已久的雙方終於爆發公開衝突。傑帕克的嘲笑和威脅惹惱了馬托克,他將傑帕克逐出最高議會,並下令沒收他的土地及頭銜,宣告傑帕克家族解散。

但馬托克的命令只是促使議會進一步分裂為兩個派系,而且雙方都開始做對抗的準備。兩派開始在克羅諾斯星街頭上打鬥,並有報告指出艦上船員也開始分成兩派,並逐漸向上蔓延到克林貢軍隊領導階層。

馬托克還記得前首相坎帕 (K'mpec) 死後帝國面臨的內戰,為了不重蹈覆轍,馬托克向他的顧問表示他要和傑帕克談判,找出和平解決雙方衝突的辦法。星曆 70669.86,他命令傑帕克到大會堂見面,馬托克叫他的保鏢楊依斯蘭 (Yan-Isleth) 守在大門外,禁止任何人打擾。

兩小時之後,傑帕克突然打開議事廳大門,宣佈馬托克已死。他現在就是克林貢帝國的首相。

馬托克之子.德瑞斯 (Drex, son of Martok) 以傑帕克在不名譽的戰鬥中謀殺了馬托克為由,憤而向他提出挑戰。但是繼任仲裁者巴伐 (B'vat, the Arbiter of Succession) 認為德瑞斯年紀太輕還沒有資格為他父親出頭,否決了他提出的挑戰。

德瑞斯仍不死心,以法律賦予他復仇權向傑帕克提出挑戰。雖然德瑞斯在挑戰中深受重傷,但傑帕克卻饒他不死。其他本來要提出挑戰的人看到傑帕克贏得挑戰後也紛紛棄權,最後,最高議會正式批准傑帕克就任首相一職。

克林貢帝國的政權更迭是聯邦最關心的一件事,歐格總統緊急命武夫大使回地球商討該如何回應。聯邦最後決定靜觀其變,恭賀傑帕克繼任首相,並邀請他儘快訪問聯邦。

傑帕克透過中間人表示他很感謝歐格的邀請,但他在母星上還有很多事待處理,暫時走不開。

對聯邦來說的好消息則是,貝久星及塔瑪主星 (Tama Prime) 即日起成為星聯的正式成員。但是這兩顆星球的經濟及人民生活還需要一段長時間才能適應加入聯邦後帶來的改變,對貝久星來說這段適應期應該可以縮短不少,因為他們自 2369 年卡達西佔領結束後就已經開始與聯邦密切合作。

一個明顯的例外是深太空九號上的夸克酒吧、燒烤店、賭場、全像套房商場、紀念品專賣店及大使館。作為佛瑞吉聯盟正式大使館一部分的夸克酒吧生意一如往常的好。尤其夸克酒吧位於貝久星區 (Bajor Sector) 內自由貿易的最佳場所,人潮往往絡繹不絕,酒吧老闆甚至有意買一顆月球作為別墅。

塔瑪之子 (Children of Tama,即塔瑪人 (Tamarian)) 與星際艦隊合作,在埃爾艾卓四號星 (El-Adrel IV) 上開辦了新的語言研究所,這是該星第一間與聯邦公民合作成立的機構。『Dathon and Picard, at El-Adrel. Picard, his heart open, (這是我們首次共同合作,希望能增進雙方互相了解)』共同創辦人梅薩 (Meltha) 在研究所成立典禮上說。

聯邦星艦凝星號-A 在 2466 PM 附近執行恆星調查任務時,遇到了自稱密特隆財團 (Metron Consortium) 的實體。若他們所說正確,聯邦與密特隆人 (Metrons) 於 2267 年時就進行了第一次接觸。他們同意到凝星號上參觀,並與艦長羅馬.佐丹奴 (Captain Roma Giordano) 會面。密特隆人的代表說人類還是個進步中的年輕種族,還沒準備好和密特隆人做更深入的接觸。

爭取人造生命形式公民權的法律訴訟被一個稱為「莫里亞提」(Moriarty) 的全像程式拖累而處於不利的態勢。星際艦隊的電腦提醒了大家這個程式的存在,宋博士基金會要求星際艦隊從拘留容器中釋放該程式。但星際艦隊的律師稱莫里亞提及其同伴是危險分子,該程式曾於 2369 年試圖接管聯邦星艦企業號-D,據此星際艦隊為了保護公眾安全,必須無限期拘留該程式。『這根本是未經審判的非法拘禁,』宋博士基金會的首席律師艾莉莎.考利蕭抗議。『星際艦隊什麼時候變得和黑曜石組織 (Obsidian Order) 一樣了?』

在卡達西方面,由於人民議會議員娜提瑪.朗 (Natima Lang) 與雷摩斯領袖羅里茲將軍 (General Lorix) 達成的協議,讓卡達西又向自給自足跨出了一大步。羅里茲同意賣給卡達西人二鋰晶體及重金屬礦石,使卡達西建造船艦及曲速引擎的產量大幅提升。本年末期,卡達西人透過佛瑞吉經紀人開始向全 α 象限販售帶有五型商業實驗室 (Type V Commercial Laboratory) 的卡達西商船。

卡達西的造船生意越做越大,進出塞普蒂默斯星系的交通量也越來越多,馬德瑞上校在此星系擁有數個大型採礦基地。他宣稱他的礦坑常常被強盜襲擊,而卡達西自衛隊 ( Cardassian Defense Force) 根本無力保護卡達西人民。馬德瑞最後向詹哈達人在 α 象限的領袖–拉馬特烏坎尋求協助。

拉馬特烏坎派了一支部隊保護馬德瑞的礦坑,但此舉受到卡達西政府反對,他們認為讓詹哈達人進入卡達西領空是一種威脅。但馬德瑞辯稱僱用私人保全保護他的財產和員工是他身為企業主的權利,如果詹哈達人沒有觸犯法律、或是威脅到卡達西公民,則人民議會都無權干預。

在羅慕倫方面,羅慕倫殖民組織委員會(簡稱殖委會)繼續進行成立新政府的工作。但是立法過程數度被塔蕊絲將軍及特布克將軍打斷,他們雙方一直為羅慕倫軍隊未來的走向而爭論不休。

特布克試圖說服殖委會的論點是,他認為羅慕倫軍隊應該暫時放棄那些遙遠的殖民星,特別是鄰近克林貢領空的星球,將這些力量用來加強核心地區的防禦。但塔蕊絲則認為帝國有責任保護所有領空內的星球。殖委會後期幾乎都在爭辯這個問題,並仍未達成結論。

2393 年歸檔記錄

取自人民議會議員娜提瑪.朗的私人信件

我最尊敬的同僚,
我確信妳對我們親愛的馬德瑞上校最近的舉動不表驚訝,他和詹哈達人簽署了保全合約。我可以向妳保證,就像親愛的上校自己保證的那樣,合約的內容一絲不苟、完全不會讓卡達西人民或人民議會受到威脅。他在合約中詳細列出了詹哈達人的權力義務,並嚴格限制其行動,純粹是用來保護他在塞普蒂默斯星系的採礦基地。

況且,上校的記錄完美無缺,也禁得起眾人用放大鏡檢視。我們只能假設他現在完完全全是個道地的商人,不再與政治有所牽扯。事實上,我還從沒看過任何文件是如此的純淨無暇。

當心,娜提瑪。馬德瑞上校煞費苦心的要成為一位正直的商人,只有老練的騙子才會下這麼大功夫偽裝。妳我都知道,商人往往都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面。

妳永遠忠誠的僕人,
蓋瑞克

2394 年

克林貢最高議會首相傑帕克為了鞏固他的權力,全力與獵戶座黑手黨的梅蘭妮.迪安交涉合作事宜。

『馬托克對她所說的祕密很有興趣,但他知道要和黑手黨達成任何協議是很難的一件事,』泰勒通訊社 (Tellar News Service) 中一位精通克林貢事務的政治分析師泰戈.莫克 (Tag Morkek) 說。『「翡翠皇后」(Emerald Empress) 是出了名的難以捉摸,梅蘭妮「真正」的想法每分每秒都在改變。』

『傑帕克家族的勢力還是很弱。如果他想長期掌權的話,他就需要有強權的支持。』聯邦在克林貢內的線民稱,由於一直被馬托克家族及其盟友打壓,傑帕克家族是克林貢內最弱小的名門望族之一。雖然傑帕克當上首相連帶讓他家族的聲望大大提高,但他缺乏資源及船艦,費本星系 (Pheben system) 內擁有的土地也少的可憐。

『德瑞斯代表馬托克家族,堅持向傑帕克宣戰,』一位匿名人士說。『德瑞斯治好他所受的傷只是時間問題。』當他復原後,傑帕克絕對需要獵戶座黑手黨站在他那邊。星曆 71283.12,梅蘭妮.迪安親自在泰賈斯莫星 (Ter'jas Mor) 上與傑帕克會面。經過四天談判,雙方簽下了互不侵犯條約及共同防禦協定。

為了換取黑手黨的支持,克林貢帝國負責提供他們船艦及武器。梅蘭妮.迪安另外還同意與克林貢人分享他們的科技及資訊,以換得克林貢境內的一個星球的統治權。

『擁有黑手黨情報網的存取權讓帝國擁有極大的優勢,』泰戈說。『克林貢情報部幹得不錯,但遠遠比不上黑手黨的情蒐能力。』

聯邦議會譴責克林貢和黑手黨的結盟是在促長犯罪,星艦司令部誓言要繼續打擊並消滅黑手黨在聯邦領空內的犯罪行為。『基度瑪協議中並沒有規定我們只能袖手旁觀,讓克林貢盟友繼續販賣非法物資、打擊我們的商業活動、非法流通限制輸出的科技。』

事實上,回顧星際艦隊的報告顯示,黑手黨的犯罪活動自梅蘭妮.迪安掌權以來就大幅上升。梅蘭妮對那些她認為「靠不住」的手下往往毫不留情的抹殺掉,使得剩下的獵戶人在她的領導下顯得無比的團結。

『她很危險。』喬瑞爾.昆恩將軍 (Admiral Jorel Quinn) 在聯邦通訊社的節目「照亮光明之城」(Illuminating the City of Light) 中承認。『在以前我們還能控制黑手黨是因為其中有許多領導人互相爭權奪利,但現在星艦司令部需要花更大的心力控制他們。』

為了慶祝彼此結盟,梅蘭妮送給克羅諾斯星上的名門望族們共 1,500 位獵戶座女奴作為禮物。梅蘭妮她自己定居在泰賈斯莫星上的大莊園,其餘還在母星的獵戶人自 2394 年晚期也開始有計劃的移居到泰賈斯莫星。在羅慕倫方面,羅慕倫殖民組織委員會已經完成羅慕倫星際帝國永久政府的初步籌備工作。殖委會以些微之差否決了恢復帝制的提案,而是在新羅馬星 (Nova Roma) 上重組羅慕倫元老院。

殖委會任命繪架座 ζ 之役的英雄–塔蕊絲將軍為最高執政官,但是大部分立法及行政權還是掌握在參議員們手中。

爭奪人造生命形式法律地位的重要官司終於定讞,聯邦最高法院最終裁定醫生為一知覺生物,在法律上擁有完全的自主權,同時有權保留從 δ 象限帶回來的全像產生器。

法院還訂定了測試標準,所有人造生命形式都必須通過此測試標準才能成為法定的知覺生物。被認定是知覺生物的人造生命形式,創造者及擁有者均不得以技術創作為由,聲稱該知覺生物為其財產。

『這是一次重大的勝利,但我們還要繼續戰鬥下去,』宋博士基金會的艾莉莎.考利蕭在裁判後說。『他們是人,不是複製品。我們會繼續奮鬥,讓所有光子生命形式都有權利選擇他們想要的生活。』

武夫大使回到克羅諾斯星上之後,他發現他需要找一位新的行政助手。大使的兒子亞歷山大.羅成可辭去了聯邦外交官的職務,離開了克羅諾斯星,但他把他的兒子迪伐克 (D'Vak) 留在武夫及他的家庭中。朋友們都說迪伐克的母親回她的家鄉哈托瑞亞星了,而羅成可則是在他自稱「個人探索」的旅途中。他的第一站到了布拉斯星 (Boreth),在那裡他經歷了稱之為「靈魂挑戰」(Challenge of Spirit) 的儀式。

2394 年歸檔記錄

取自獵戶座黑手黨「翡翠皇后」梅蘭妮.迪安的私人信件

親愛的妹妹,
妳該為妳的女兒驕傲。在我們與克林貢人共處的頭一晚,伊琳娜 (Irina) 一直都在我身旁跳舞。在我的指示下,她成功的吸引住對方首席談判代表的目光。當伊琳娜緊靠在他身上跳舞時他口水都快流出來了!當她伸手輕撫他的鬍鬚時他臉上的表情真是太珍貴了;她確實為我們的新盟友提供了非常棒的談判誘因。

我們之間的談判非常順利。我和伊琳娜也看到了所有跪在哈森腳邊那些乖巧的小女奴。每當克林貢人猶豫時,哈森就把他的手放在其中一位女奴的香肩上。後來當哈森說要把伊琳娜當成個人的禮物送給他,還提議送給克羅諾斯星上的名門望族每戶 150 位我們最好女奴的時候,之後的談判過程幾乎毫無阻礙。真是個容易猜透的種族啊,克林貢人。如我之前所述,妳的女兒已經準備好到克羅諾斯星上去住了。我完全對她的能力有信心,其他我們送去的女奴也一樣。我真的要好好的稱讚妳;把她們訓練的真好。看著她會讓我想到我自己。

永遠愛妳的,
妳的姊姊

2395 年

星曆 72487.91 對星際艦隊來說是個悲劇的日子,聯邦星艦凱爾索號 (U.S.S. Kelso) 於該日與艦上所有官兵一起被摧毀了。

凱爾索號應該是在達佛星區 (Devron Sector),執行該區賀巴斯星系超新星有何後續影響的研究任務時被摧毀的。初步報告顯示凱爾索號可能是遭到了攻擊,但是聯邦星艦艾波羅號 (U.S.S. April) 回收該艦殘骸時發現了冷卻劑洩漏的痕跡,很有可能是從船上的實驗型隱形裝置 (cloaking device) 中洩漏出來的電漿 (Plasma) 所造成,而泄露出來的電漿與該區的離子輻射產生反應,導致凱爾索號爆炸。

艾波羅號艦長貝拉斯.文恩 (Captain Barax Wenn) 仔細考慮過後,決定將凱爾索號爆炸的真相告訴一起協尋的羅慕倫船艦。最高執政官塔蕊絲立刻向聯邦議會提出正式控告,並「出自善意」的通知克林貢帝國凱爾索號事件的詳細起因。

星艦安全部 (Starfleet Security) 承認聯邦星艦凱爾索號其實是在測試聯邦的隱形裝置。羅慕倫下令驅逐所有境內的聯邦外交官及船隻以表抗議,克林貢帝國的首相傑帕克也以「討論戰略」為由將克林貢大使召回克羅諾斯星。

三大強權的緊張關係現在升到自 2387 年羅慕倫母星爆炸後的最高點。經過充分調查之後,星艦安全部六位軍官被移送軍法審判。

聯邦總統安納卡.歐格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才說服羅慕倫及克林貢派出代表參加討論今後情勢的高峰會。會議一開始歐格就清楚表明聯邦的立場,他對實驗隱形裝置一事致歉,而且他已簽署一紙行政命令,禁止聯邦所有與隱形技術相關的研究。

『就嚴格的法律觀點來看,亞吉農條約 (Treaty of Algeron) 在羅慕盧斯星被摧毀那一刻就已經中止了,』歐格說。『以前那個羅慕倫星際帝國已經消失了,現在的羅慕倫是全新的政府。但唯一不變的是聯邦對和平的承諾。』

對星際艦隊來說的好消息則是,與光子生命形式又稱醫生的官司終於圓滿落幕,全像產生器現在永遠歸醫生所有。星際艦隊任命醫生為少校軍官,並派他到蓋勒四號星擔任該星球研究機構的醫療長 (chief medical officer) 一職。隨著醫生派赴蓋勒四號星,全像產生器也跟著他到了該星球,星艦工程團因此得到了研究該裝置的機會。『我從來沒說不想讓星際艦隊研究全像產生器,』醫生在聯邦通訊社訪問他時說。 "我尊重星際艦隊,我對珍崴將軍致以最高的敬意,其他在艦隊服役的男男女女亦同。我只是希望星際艦隊也能尊重我。』

星曆 72858.96,瓦肯人舉行了浦間 (P'Jem) 修道院重建 225 週年慶祝典禮。最原始的修道院於 3,000 年前建成,但是毀於 2151 年安多利人 (Andorian) 的軌道轟炸。

2161 年星際聯邦成立之後,安多利人、瓦肯人、地球人三族的工匠,利用各式手工具及瓦肯工藝共同著手重建了修道院。

克林貢星球芮戴瑞斯星 (Rha'darus) 上發生了一起奇怪的事件。帝國戰艦坎恩號 (I.K.S. Kang) 停靠該星球讓艦上官兵上岸休假時,托戈之子.賈若德休假時被三個克林貢戰士偷襲。他設法幹掉了其中兩個,然後把剩下三個全都帶回坎恩號。他原本以為是那些與杜拉斯家族為敵的人派來的,但後來賈若德震驚的發現他們根本不是克林貢人!對那些俘虜使用疼痛棒 (Painstik) 之後,他們突然從克林貢人的外型變成奇怪的三足外星生物。

賈若德和坎恩號的艦員對這個來歷不明的生物一頭霧水,外星生物聲稱博格人稱他們為種族 8472,他們則稱自己為溫蒂妮 (Undine)。外星生物還透露不只是只有他們被派來這裡擄走賈若德並取而代之,這不是他們第一次這麼做。

溫蒂妮人已經滲透到 α 及 β 象限中的每個政治實體之中了。

2395 年歸檔記錄

節錄自托戈之子.賈若德的私人日誌:

… 我在酒吧裡的時候開始覺得有人在監視我。這種感覺對我來說不陌生,拜我母親的遺產之賜,我以前被監視過好多次了。而且當我的同伴在為帝國榮耀而乾杯時,他們沒有一起舉杯,以一個克林貢戰士來說他們太過謹慎了。我知道我離開他們也會跟著我離開,所以當我的同伴說接下來他要去找一個他越來越喜歡的寡婦時,我告訴他我要自己一個人先回房間。那幾個陌生人如我預期的跟著我走,我一邊看著他們的影子一邊假裝我喝醉了。這時又出現了另外三個陌生人。

我拐向一條沒有出路的小巷,我可以想像得到那時他們沾沾自喜的樣子,他們一定覺得有把握可以抓到我。但我比他們還要有把握。

我殺了那兩個從酒吧一路跟來的傢伙,剩下的抓回艦上。現在寇洛艦長正準備訊問他們,或許該說「它們」。我們的科學官說這些囚犯不是克林貢人,應該是一種變形人…

2396 年

羅慕倫星際帝國面臨了嚴重的醫療危機。肯瓦崔星系 (Kevatra system) 爆發了名為「血燄煉獄」(Bloodfire) 的傳染病,而且已經開始擴散到多個殖民星上了。

這個傳染病對數個種族,包括羅慕倫人在內都是致命的疾病,但若及時以貝芙莉.庫修開發的藥物治療則可以治癒。最高執政官塔蕊絲對治療疾病顯得興趣缺缺,只被動的隔離肯瓦崔星系以阻止疾病擴散。

羅慕倫船艦封鎖了該星系以進行隔離,星球正處於最寒冷的季節,但卻中斷了所有食物及醫療補給。上千人死於疾病和飢餓。『看來塔蕊絲讓這些人死去是她實驗的一部分,』羅慕倫政治專家澤爾將軍 (Admiral Zelle) 說。『若她曾經看過某人因血燄煉獄而死又無能為力,也許會得到更多同情。』

在卡達西主星上,人民議會完成了為期三年的自治同盟之戰戰後資產稽核。他們發現被自治同盟轟炸的城市重建進度超前,工作團隊在今年底就能搬回拉卡利安市。和重建母星進度順利的好消息相較之下,壞消息則是清查發現至少有 75 艘戰後倖存的戰艦及數量不明的武器現在下落不明。

『那些不只是太空梭而已,那些是蓋勒級 (Galor-class) 戰艦啊!』貝久活躍份子克朗.內雷 (Crom Neret) 說。『你知道這些火力被人濫用能造成什麼後果嗎?幾乎能發動另一次侵略!』

星際艦隊急忙向貝久人及卡達西人保證他們的安全無虞。『我們在這裡,我們會保護你們,』星艦司令部發言人瑪璉.杜蘭特說。『我們會履行與人民議會簽署的條約,我們會竭盡所能的協助卡達西自衛隊,一定會找到這些船艦的下落。』

為岡恩霸權工作的諾西康軍在精準協調下突襲並摧毀了三處克林貢前哨站 (outpost)。傑帕克因措手不及而飽受批評,他反駁說『戰爭總是有傷亡,』並派德爾將軍 (General D'ald) 率領克林貢防衛軍的第七艦隊 (Seventh Fleet) 進攻歐瑞里斯星系 (Orelious system) 以進行報復。

艦隊剿滅了藏在歐瑞里斯九號 (Orelious IX) 小行星帶的諾西康基地,並繼續追捕並摧毀在基地毀滅前逃出的殘餘船艦。

當第七艦隊發動攻擊時有一艘船不見了。當帝國戰艦坎恩號的寇洛艦長,拒絕對他們在芮戴瑞斯星系抓到的溫蒂妮人所聲稱的行動展開全面調查時,二副賈若德領導船員發動叛變。寇洛及其大副被處決,船員們宣佈賈若德為新任艦長。

坎恩號在傳送一則編碼訊息到克羅諾斯星之後隨即隱形,自此該船艦下落不明。

德爾將軍命該船回來執行巡邏任務,但沒有任何回應。與此同時,傑帕克命令德爾停止尋找賈若德艦長的蹤跡。

克林貢帝國內的政治觀察家推測,傑帕克可能是想藉著讓賈若德自由以討好托戈家族和杜拉斯家族。該兩大家族是帝國中歷史最悠久的家族,追溯起來甚至與皇帝有血緣關係。雖然杜拉斯家族在 2368 年的克林貢內鬥之中敗下陣來後,家族的榮耀已經沒有以前那麼顯赫,但還是有很多家族支持或徹底效忠杜拉斯。觀察家同時表示,寇洛艦長所屬的家族其實是馬托克家族的人,所以他的死對首相來說沒什麼損失。

『想要試著了解這些大家族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就像要用暗棒術 (Anbo-jyutsu) 打敗克林貢彎刀 (Bat'leth) 一樣難,』泰勒通訊社的泰戈.莫克說。『那個人們互相殺戮的時代早已結束,那些家族之間的榮譽和仇恨都要追溯到幾百年前,你永遠都不知道到底何時會有人因為你曾曾曾祖父所做的事而跑來向你復仇。』

星際艦隊的觀察哨發現前往 β 象限深處的交通流量明顯上升。報告中指出多普提瑞人 (Dopterian) 運送船艦和補給品給羅慕倫流亡者席拉及其追隨者們以換取十鋰晶體。聯邦星艦航海家號也觀察到相同的現象。

由於席拉位於聯邦領空外,星際艦隊沒有理由阻止她們的交易。但是星艦情報部會密切關注席拉的動態,並著手訂定防禦計畫,以防席拉成為聯邦的威脅。由於十鋰晶體是高度管制的物質,所以若有多普提瑞人攜帶十鋰晶體進入聯邦領空,則星際艦隊可以沒收該物質。

亞歷山大.羅成可帶著他的兒子迪伐克回到地球,羅成可在聖彼得堡大學 (Saint Petersburg State University) 教授政治學,並告訴朋友他計畫寫一本關於他在布拉斯星上經歷的體驗的書,但他沒有要回到克林貢帝國的想法。

星曆 73963.51,聯邦星艦寇克蘭號 (U.S.S. Cochrane) 艦長特威絲 (Captain T'Vix) 、大副與安全長一併被解除職務。寇克蘭號原本的任務為監視中立區,但幾天後就被地球的太空船塢以人事調動為由召回,其餘船員則全被打散分配到十餘個不同的職位。星際艦隊對這次調動沒有做出任何說明,寇克蘭號任務中最後幾天的記錄全部被星艦情報部封存。

多數人認為寇克蘭號在整頓好新船員後已回去繼續執行任務,但有匿名消息來源指出,該艦已被送到星艦情報部基地進行調查分析。

2397 年

喬迪‧拉弗吉(鷹眼)棄輪機而轉向指揮領域發展,或許可以視為一個時代的結束。拉弗吉已經有好幾年不是全職的星艦軍官,而將部份的時間耗在船艦設計上,但是當星際艦隊給他指揮一艘星艦的機會時,他當然沒有放棄。拉弗吉晉升為聯邦星艦挑戰者號 (U.S.S. Challenger) 的艦長,他推薦諾格中校 (Commander Nog) 接任聯邦星艦企業號-E 的輪機長。

這次晉升創下了星際艦隊的新紀錄,諾格是第一位佛瑞吉籍星艦軍官在星際艦隊的旗艦上服役。諾格的成就激勵了其他佛瑞吉人,星艦學院 2396 學年度有四位佛瑞吉學員通過測驗入學就讀。

『我們看到佛瑞吉的文化有了大幅度的轉變,』半人馬 α 大學 (University of Alpha Centauri) 的塔莎.格雷 (Talsa Gray) 說。『商業和利潤對佛瑞吉人來說仍然佔了重要的地位,但羅姆大王所做的社會改革和他兒子的示範,給了新一代的佛瑞吉人另一種選擇方向。如果你缺乏商業耳朵,那就去幹別的事。』

在聯邦政府的持續請求下,傑帕克首相勉強同意進行克林貢帝國與岡恩霸權間第三輪的和平談判。這個決定使他受到最高議會內多數勢力的反對,包含許多原本支持他掌權的議員。反對派希望能和岡恩人決一死戰,大會堂裡許多人開始認為傑帕克跟馬托克一樣,只會迎合和討好聯邦而已。

傑帕克則辯稱把各種選項都納入考慮才是明智的決定。星曆 74461.35,他以戲劇性的方式堵住了那些批評者的嘴。

帝國戰艦坎恩號失蹤了一年後再度出現,該艦艦長宣佈杜拉斯家族正式成為傑帕克家族的盟友。現在稱他自己為勞莎之子.賈若德的艦長說他是杜拉斯家族的領袖,而隨著他的養父的死,他現在也是托戈家族的領袖,他立即宣佈托戈家族將會併入杜拉斯家族。

杜拉斯家族的結盟讓傑帕克家族得到了許多最古老且最有影響力的名門望族的支持,傑帕克趁機提醒那些最高議會的反對派,他們之前欠杜拉斯家族的恩情現在就等於欠傑帕克家族一樣。這次結盟也讓杜拉斯家族重新受到法律承認,傑帕克用他身為首相的權利,讓杜拉斯家族重拾過去的榮耀。

這次克林貢政治結構的重組,使多數名門望族不是支持杜拉斯家族就是支持馬托克家族,觀察家認為這個兩大派系的政治結構會持續好幾年。

帝國戰艦坎恩號宣佈完這項重大消息後,又再度隱形並消失無蹤。不過克林貢感測站發現坎恩號的位置在靠近馬查星系 (M'Char system) 的地方,那裡是克林貢帝國和岡恩霸權的交界處。

星艦情報部的報告提到不朽者哈森已經將他的行動基地移到前獵戶座母星上。觀察家表示這應該不是他和梅蘭妮.迪安關係破裂的前兆,這可能是哈森在梅蘭妮.迪安的指示下所作的行動。

『梅蘭妮沒有理由把哈森丟在一旁,』聯邦通訊社調查記者布利克斯.布勒爾 (Blix Brol) 這麼說。『真要說為什麼,翡翠皇后應該是想找一個她信得過的人管理克林貢領空之外的黑手黨事業,這樣她就能安全的躲在背後操盤。』

在羅慕倫方面,由於星系內傳染病「血燄煉獄」橫行,羅慕倫帝國又只採取消極的隔離政策,肯瓦崔政府宣佈他們從羅慕倫的統治下獨立。

『除了死亡之外,他們沒帶什麼給我們;除了更多傷痛之外,他們沒提供什麼給我們,』肯瓦崔領袖基多 (Kito) 說。『我們不再效忠塔蕊絲了。』

最高執政官塔蕊絲命令特布克將軍以武力鎮壓該區的叛亂,但是將軍拒絕派他的部隊向手無寸鐵的平民開火。他改與基多談判,同意讓肯瓦崔領袖安全通過封鎖,到新羅馬星上親自向羅慕倫元老院陳情,並立刻將救援物資及醫療人員送到肯瓦崔星系。

由於特布克公然抗命之故,塔蕊絲命特布克將軍辭去羅慕倫軍隊指揮官一職。特布克拒絕並上訴到元老院,而元老院駁回了塔蕊絲的命令。『若是以前的羅慕倫帝國,特布克最後會帶著無數的悲憤及委屈而死,』楚爾通訊社 (Trill News Service) 的依梅爾.柯泰 (Emal Kotay) 說。『但今日他不只活著,還繼續統率艦隊。這讓塔蕊絲的統治出現了危機,若她什麼都不做,很快她就會被迫下台了。』

2398 年

經過了六年的調查、諮詢及立法辯論後,聯邦議會最終通過了雙重國籍法。這個法案允許人們不用切斷與其母星的聯繫,就能申請聯邦的永久居留權及享有其他公民權利。擁有雙重國籍可以不受限制的在聯邦領空內生活或工作、申請聯邦補助、甚至還有聯邦選舉的投票權。不過雙重國籍者必須同時宣誓效忠兩國並同時受兩國的法律管轄。此外,申請人的母星也必須允許雙重國籍才可以。

宋博士基金會與其他人造生命人權團體抗議這個法案應該要擴大適用於人造生命形式,但聯邦議會堅決反對。人造生命形式必須通過聯邦最高法院的測試才能獲得完全公民權,否則他們就是私有財產,沒有商量的餘地。

卡達西主星上的人民議會很快就立法通過,允許卡達西人擁有聯邦的雙重國籍,羅姆大王威脅佛瑞吉經濟顧問議會,通過讓佛瑞吉人在購買雙重國籍執照後就能申請聯邦國籍的方案。

數十個獨立星球隨後也允許其人民取得聯邦雙重國籍,除了克羅諾斯星之外,最高議會拒絕仿效其他星球的決定。克林貢人因而喪失了保留克林貢籍而申請聯邦國籍的機會。

在地球工作的佛瑞吉地質學家瑞亞 (Rhea),是第一個受惠於此計畫取得雙重國籍的人。『我為能加入聯邦而自豪,但佛瑞吉納星還是我的家,』她說。『這只花了我幾條拉鍗錠,但每一片都花得值得。』

聯邦總統安納卡.歐格 (Aennik Okeg) 是為雙重國籍出力最多的人,許多人都認為該計畫的成功應該歸功於歐格總統。這些新選民的支持讓歐格輕易擊敗來自半人馬 α 星及楚爾星的挑戰者,順利連任聯邦總統。在歐格的連任就職典禮演說中,他向克林貢伸出友誼之手。『我們雙分存在著很大的歧見,但我們聯手才會比現在更強大,』歐格說。『團結才是榮譽之道。』

星際艦隊方面,娜歐蜜.懷曼上尉 (Lieutenant Naomi Wildman) 被任命為聯邦星艦海瑟威號 (U.S.S. Hathaway) 的新任操舵官 (helm officer)。另一位在聯邦星艦航海家號上出生的小孩米瑞兒.派瑞斯 (Miral Paris),進入了星艦學院就讀。

派瑞斯出現在星艦學院的新生名單上這件事,受到了那些對克林貢充滿興趣的人們的矚目。好幾家媒體針對派瑞斯和她被認為是傳說的預言者 (kuvah'magh) 一事都做了深入報導。預言者是克林貢宗教中的人物,傳說她能預知未來而受到某些人的崇拜。記者試圖要進入學院宿舍採訪,但星際艦隊轉述派瑞斯的聲明希望保有她的隱私。『我是學生,不是救世主,』聲明中這麼寫。『讓我和我的同學保有平靜和隱私吧。』

星曆 75705.90,聯邦居中斡旋的岡恩霸權與克林貢帝國和平談判,因為在談判場地–渡假勝地凱絲匹亞主星 (Casperia Prime) 上的爆炸事件而又再度中斷。

爆炸事件使得七人受重傷,包含克羅諾斯星的坎托克大使及聯邦的代理調解人米拉.甘斯特拉 (Mira Genstra)。甘斯特拉狀況穩定,隨後送回她的母星貝塔索星 (Betazed),但坎托克則在帝國戰艦高剛號 (I.K.S. Gorkon) 上動手術時不幸身亡。

高肯號上的船員與聯邦星艦企業號-E 的百科艦長合作調查此次爆炸事件,他們發現飲料推車中被人偷偷藏了尤崔錠樹脂 (Ultritium resin) 的爆炸裝置,然後會談時被推到會議室中。由於使用尤崔錠樹脂的關係,安全感測器沒有掃描到這個裝置。

調查人員發現這個裝置是由被克林貢激進份子收買的渡假中心員工放置的,最後查出幕後黑手為杜拉斯之子.特若 (Toral, son of Duras),他是聯邦和克林貢帝國共同的通緝要犯。高剛號追捕特若的船艦到阿爾堪納斯星區 (Archanis Sector) 後被他成功逃逸。

聯邦想要重啟談判,但克林貢和岡恩雙方都召回了其代表團,並表示他們不會停火。

『如果要用陰謀來解釋,那麼我可以說因為坎托克是由前首相馬托克任命的,現在傑帕克終於可以任命自己人擔任聯邦大使了。但我不這麼認為,我向來就不相信陰謀論。』泰勒通訊社的政治分析師泰戈.莫克說。

特布克將軍似乎要故意羞辱塔蕊絲般,將瓦拉爾將軍 (General Velal) 晉升為羅慕倫第二艦隊 (Romulan Second Fleet) 指揮官。瓦拉爾曾經公開批評最高執政官以及她的政策,也是支持與肯瓦崔星系談判的軍官之一。

星艦情報部的特工報告,人稱拉斯的變形人與其他兩個變形人一起抵達了狄維士星系。上次有拉斯的蹤跡時,他正在尋找其他被派到 α 象限觀察的變形人。這群變形人背後到底屬於哪個集團目前還不清楚。

2399 年

隨著聯邦雙重國籍計畫的成功,星際艦隊也正式放寬星艦學院的入學標準,允許那些雖然是聯邦盟友但並非聯邦成員的種族入學就讀。這些非聯邦成員的學員申請雙重國籍後就視同聯邦公民,不再需要指揮軍官的推薦就能進入星艦學院。

『有許多優秀、夢想加入星際艦隊的學員就只因為找不到艦長推薦而被拒於門外,』星際艦隊發言人瑪璉.杜蘭特說。『現在星艦學院的大門為所有人而開。』放寬入學限制後反應最熱烈的就是佛瑞吉人。受到諾格的示範及佛瑞吉納星上的社會改革的影響,有上百位佛瑞吉人申請進入星艦學院就讀。

在星曆 76014.61 ,聯邦各地的達官貴人齊聚一堂,慶祝「聯邦超曲速網路」(Federation transwarp network) 的首條通道正式啟用。

『需要曲速航行好幾週的偏遠星球,現在用前所未有的方式連接在一起,』聯邦總統安納卡.歐格說。『聯邦星艦航海家號的船員從 δ 象限帶回來的這個科技,有朝一日能讓我們早上在深太空九號上吃早餐,下午就出現到賽斯特斯三號星看棒球賽。』

但是 2399 年早期瀰漫的愉悅氣氛很快就因為羅慕倫與克林貢帝國的事故而煙消雲散。

星曆 76306.19,載著特布克將軍的帝國戰鳥艾斯因朵號 (I.R.W. Alth'lndor) 向新羅馬星報告他們艦上數個系統都發生了原因不明的故障,但不會影響到船艦的操作。

瓦拉爾將軍主動派其他船艦與艾斯因朵號會合。但特布克將軍必須於 32 小時內趕到新羅馬星與羅慕倫元老院開會,他對瓦拉爾說艾斯因朵號上的輪機長認為是電腦病毒造成系統故障,短時間內就能解決。

兩小時後,艾斯因朵號突然脫離曲速,並發出最終求救訊號。帝國戰鳥凱多號 (I.R.W. Kaidor) 是最接近的船艦,隨即趕往艾斯因朵號的出事地點。凱多號報告他們偵測到反物質圍阻失效 (antimatter containment failure) 的情況,但在凱多號來得及採取行動之前,艾斯因朵號已經爆炸,殺死了特布克將軍及所有船員。

最高執政官塔蕊絲下令在選出新指揮官之前,所有艦隊直接受她指揮。瓦拉爾連同特布克生前在元老院的盟友阻擋塔蕊絲重掌軍權,元老院隨即通過了一項議案,要求所有高階軍事任命都須經過元老院全體同意。

在不確定的指揮體系下,羅慕倫艦隊再次陷入混亂,幾位指揮官宣佈它們不再受任何政府管轄。星際艦隊為此提高了邊界的巡邏次數,以防有不受管轄的艦隊趁機攻擊聯邦。

歐格總統宣佈他將出訪克羅諾斯星,和首相傑帕克會面商討克林貢和岡恩間衝突的和平解決方法。但就在他動身離開巴黎 (Paris) 的前一刻,帝國戰艦坎恩號回到了克羅諾斯星。

賈若德艦長與傑帕克及最高議會的成員們閉門會談了七個小時以上。賈若德向議會提交的報告內容為他調查溫蒂妮人潛伏在岡恩霸權的詳細情況,他認為溫蒂妮人滲透的程度比他們之前所想像的還要更深。

一天之後,傑帕克獲得最高議會的充分支持,下令對岡恩霸權發動全面入侵。『沒有等待、沒有談判。我們是克林貢人,我們會保護 α 象限不受這些沒有榮譽 (qa'meH quv) 的種族侵略–這些替代品的榮譽早已蒙羞。我們要全面攻擊!』

克林貢和獵戶座聯合艦隊數週內就席捲了岡恩霸權的邊境。岡恩與諾西康聯軍在多個星系與其發生了衝突,全面開戰一觸即發。

傑帕克送了封訊息給歐格總統,要求聯邦按照基度瑪協議提供援助。但聯邦議會反而譴責這次入侵行動,並要求克林貢撤軍、重回談判桌。 『克林貢人貿然行動也不是第一次了,』葛雷瑟聯邦議員安斯托尼雅哈德 (Councilor Astoni-Yhard of Grazer) 說。『我們都知道他們是在追不存在的影子。那個所謂「溫蒂妮人」來這裡到底要幹嘛?』

克林貢的回應很迅速。傑帕克以一封簡短的訊息宣佈克林貢帝國退出基度瑪協議,同時召回所有大使回克羅諾斯星。『傑帕克首相所作的決定令人遺憾,』歐格說。『不過,這是他做的決定。我們會繼續盡全力修補與老友克林貢帝國之間的關係。』

聯邦公民被粗暴的逐出克林貢帝國,只有武夫大使因為他和克林貢間的關係而被允許留在首都。

『傑帕克需要那些忠於馬托克家族的戰艦和船員對岡恩發動攻擊,』聯邦政府內部人士對泰勒通訊社這麼說。『如果他把武夫踢出去,德瑞斯就會撤回他對傑帕克的支持。』

『別以為德瑞斯和傑帕克的鬥爭就這樣結束了。雖然他們今日以帝國為重,但以後的情況又是另一回事。』

2400 年

岡恩與諾西康聯軍一開始擋下了克林貢的進攻,他們在戰鬥中勇猛的表現也贏得某種程度的尊敬。

『岡恩人絕不投降,』帝國戰艦沃卡拉號 (I.K.S. Veqlargh) 艦長寇梅克 (K'Mek) 說。『他們戰鬥時就像個克林貢人。』

星際艦隊的觀察員認為,這次克林貢人沒那麼容易打勝仗。『岡恩人是在為他們的家園奮戰,』喬瑞爾.昆恩將軍說。『他們要克林貢人為所佔領的每吋土地付出代價。』

至於聯邦,他們加強了那些位處克林貢邊境的前哨站及殖民地的防禦,並防止任何戰鬥蔓延到聯邦領空。但不准任何船隻主動加入戰鬥。

『我們會保護聯邦公民及其財產,』星艦發言人瑪璉.杜蘭特說。『但我們無意介入克林貢與岡恩間的恩怨。』

聯邦議會通過了一項譴責案,聲明因違反了基度瑪協議及簡卡達協議 (Jankata Accord) 為由,這場戰爭不合法。但克林貢和岡恩雙方都無視這項譴責。

『我想從這幾天聯邦議會採取的行動就能看出來他們有多無能,』楚爾新聞網 (Trill News Network) 的米拉.范 (Milla Van) 這麼說。『他們接下來要幹嘛?禁止瓦肯鐵匠用太多火嗎?』

聯邦議會的立場讓外交無法發揮太大用處,雖然武夫大使和聯邦代表一整年都一直試著和傑帕克首相或其他最高議會的議員們交涉,努力恢復聯邦與克林貢間的同盟關係,聯邦總統安納卡.歐格甚至還親自與克林貢人隔空會談,聽取他們的不滿和要求。但大多數的要求都被拒絕。

『戰爭耗去了最高議會大部分的時間,』歐格向聯邦通訊社的記者說。『我們會一直伸出友誼之手。當正確的時機來臨,克林貢人就會知道我們的誠意,過去的事一概不追究。』卡達西與貝久之間關係正常化則是聯邦外交的一大勝利。貝久加入聯邦之後,首先做的就是把與聯邦及人民議會間殘留的問題解決。星曆 77418.94,卡達西於貝久星上設立大使館,並取消了來往兩個星球間的簽證限制。

『治癒佔領所造成的傷痛花了超過三十年,』卡達西人民議會議員娜提瑪.朗在新大使館開幕典禮上這麼說。『貝久就像夏日早晨綻放的鮮花一樣友善,相信他們也會共同維護雙方人民間得來不易的友誼和忠誠。』哈利‧金中校 (Commander Harry Kim) 被任命為 11 號太空基地 (Starbase 11) 的安全主管。除了他在基地所要擔負的職責外,他還帶領太空基地的人協助改善中立區附近前哨站的防禦系統。

有一份聲明傳到了深太空九號上,造物者否認與任何在 α 及 β 象限的變形人有任何關連,並稱任何沒有他們授權就擅自行動的變形人都可視為罪犯。這份簡短的聲明被視為是針對拉斯所發出來的,但星艦情報部覺得這是他們對溫蒂妮人滲透行為的回應。於新羅馬星上,最高執政官塔蕊絲又與羅慕倫元老院在限制最高執政官權力一事上起衝突。塔蕊絲罕見的親自到元老院面前反駁。『在這個沒有霸主、而又動盪不安的 α 與 β 象限裡,』塔蕊絲說,『我們需要一個聲音在星際中為帝國發聲。只有增加最高執政官權力才能為我們帶來穩定及力量。一個不和諧的合聲只會導致混亂。』

塔蕊絲動搖了一些參議員站在她那邊,但普羅大眾的反對讓她的擴權計畫註定失敗。元老院繼續推動限制最高執政官權力的計畫。

羅慕倫最高執政官還有另一個麻煩,星艦情報部的特工截獲並解碼了數條由新羅馬星發送到 β 象限深處一個星球的訊息。訊息中指出特布克將軍之死及帝國戰鳥艾斯因朵號的爆炸事件是一起暗殺行動。席拉命她的間諜繼續調查並找出此事的真相。

2401 年

星際艦隊的觀察員回報,羅慕倫內一場醞釀中的政變,可能會進一步打擊已經麻煩不斷的羅慕倫帝國。

『瓦拉爾已經受夠了,』一位匿名的觀察員說。『但是要擺脫惡魔的糾纏,他必須和費克拉 (Fek'lhr) 做一筆交易才行。』

羅慕倫第二艦隊指揮官據報與席拉及其追隨者在飛魚座 ζ (Zeta Volantis) 星系密會。在這次密會中,瓦拉爾將軍召集了一群他最信任的船艦指揮官。

『除掉塔蕊絲才是為帝國好,』來自瓦拉爾將軍身邊的消息來源如此說。『瓦拉爾與席拉結盟讓他獲得發動政變所需要的船艦及武器。我們無意引起內戰,但我們知道艦隊中的一些人仍然忠於最高執政官。』

星曆 78092.83,娜提瑪.朗當選為卡達西聯盟盟主 (Castellan of the Cardassian Union)。這使她站上卡達西外交的第一線,她將持續推動與佛瑞吉聯盟間的貿易協定談判、以及與聯邦之間的資訊共享協定。『過去幾年我總是把心力放在對內事務上。重建卡達西主星是我唯一的目標,』朗在當選後這麼說。『但我們致力於重建已經夠久了。卡達西主星需要建立自身在象限中的地位,這和我們需要建新房屋和新學校一樣重要。』

卡達西正在逐步回復正常的跡象之一就是科學研究的發展。星曆 78441.78 時,卡達西科學部宣佈他們開發出波崔克症候群 (Pottrik Syndrome) 的治癒法。這種末端呼吸道疾病每年都會折磨數以百計的卡達西人。科學部宣稱療法正在做最終測試,今年底就能應用在患者身上。

今年星際艦隊有兩項人事調動引人注目:娜歐蜜.懷曼少校被任命為聯邦星艦海瑟威號的二副 (Second officer)、麥爾斯‧歐布萊恩 (Miles O'Brien) 則出任星際艦隊工程團團長一職,該職位是第一次由士官擔綱。 『這和階級無關、我們只考慮才能,』即將卸任的工程團團長桑雅.戈梅茲上校 (Captain Sonya Gomez) 說。『麥爾斯是典型的工程師,他讓不可能變為可能的才能,讓他成為這個職位的理想人選。』

但是這一切都因 2401 年的克林貢–岡恩之戰而蒙上陰影。

岡恩及諾西康聯軍暫時穩住了情勢,但分析師相信克林貢人最終會突破他們的防線、攻入岡恩霸權的核心星球。

『目前看來陷入了僵局,但從希拉四號星的戰鬥顯示,岡恩人的戰士及船艦都不足,不可能一直擊退克林貢人的進攻,』聯邦新聞網的阿佩拉.盧斯 (Apela Luss) 說。『只怕在戰事結束前,對雙方來說,都會造成更多死傷。』

在克羅諾斯星上,克林貢最高議會因為康賈議員 (Councilor Konjah) 被發現其實是溫蒂妮人一事而震驚不已。

星艦情報部所得知的情況是:在首都的狂歡之夜過後,康賈和兩名克林貢人在返回其住所時受到利響傭兵們的攻擊。受到精神攻擊的康賈迫使他無法維持偽裝而現出其原形。

溫蒂妮人假扮的康賈議員被處死,遺體被帶到最高議會的議事廳上。傑帕克首相剝奪了康賈家族的一切頭銜與地位,其家族成員不是被殺就是被迫躲起來。

『這根本就和獵殺女巫一樣,』2399 年基度瑪協議失效前就在克羅諾斯星上開餐廳的貝久人洛.托瑞特 (Lor Toret) 說。『我在首都裡有很多朋友,他們告訴我康賈家族的所有成員都被追捕,好像他們全都是溫蒂妮人假扮的一樣。可悲的是,沒人知道溫蒂妮人假扮他們有多久了,也沒人知道那些本尊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把本尊全殺了、還是關在某個溫蒂妮監獄裡?』

雖然聯邦的官方立場為不干涉,但不是每個星際艦隊裡的人都同意如此。星曆 78733.25,柴克瑞.麥考利斯特上校 (Captain Zachary MacAllister) 違反星艦司令部的直接命令,試圖率聯邦星艦林德伯格號 (U.S.S. Lindberg) 進入岡恩領空。

『他想幫岡恩人,』伊斯華.迪瑞斯少尉 (Ensign E'swa D'rex) 如此回報。『麥考利斯特上校常常說當克林貢人打敗岡恩人之後,下一個要攻擊的就是聯邦。我們應該在這件事發生之前就阻止他們。』

前往戰區的旅途讓船員們過了緊張的三天,之後林德伯格號遇到了克林貢巡邏隊。麥考利斯特下令艦員開火,但艦上大副及醫療長卻解除了他的職務並試圖投降。在星艦忙著交戰的同時,麥考利斯特和少數支持者趁機試圖逃跑。麥考利斯特跑到太空梭艙 (shuttle bay) 後成功逃脫,而他現在仍然在逃。一群退役及現役星艦軍官們,包括武夫大使、貝芙莉.庫修將軍、凱薩琳.珍葳 (Kathryn Janeway) 將軍、查克泰將軍、前上校艾絲蕊‧戴克斯 (Ezri Dax)、前上校杜沃克 (Tuvok) 等人,聯名請求聯邦議會重新考慮聯邦在克林貢–岡恩之戰中所扮演的角色。

『溫蒂妮人的威脅確有其事,』查克泰將軍對議會說。『克林貢人知道這點,我們也該正視這個威脅。如果我們幫他們擊退溫蒂妮人,或許能拯救更多無辜的人們。』

『戰爭已經來臨,而且這會是一場漫長的戰事。』

瓦肯駐聯邦大使索凱斯 (Ambassador Sokketh of Vulcan) 率先反對。『雖然我們對這些優秀的星艦軍官感激不盡,但是溫蒂妮人的威脅被他們誇大了,』索凱斯說。『我相信假以時日,我們能夠和這些 … 來自液態空間的觀察者和平共存。』

『我無法再繼續支持一個故意忽視危險、使政府及其公民暴露在危險之中的政權,』武夫寫給聯邦總統安納卡.歐格的信上這麼寫。『我是個克林貢人,我必須追隨榮譽之道。』

2402 年

全面戰爭兩年後,克林貢封鎖了岡恩母星;看來克林貢人很快就會贏得這場戰爭。

一個克林貢宗教團體想在米瑞兒.派瑞斯修高年級遠航訓練時綁架她,他們聲稱她就是克林貢的預言者 (kuvah’mah)。該宗教團體攻擊聯邦星艦派克號 (U.S.S. Pike),但是被擊退了。

今年比較正面的新聞是,星際艦隊對星艦的建造方式做了重大變革,星艦的各個部分變的更加模組化。這讓星際艦隊的船艦更容易自訂及維修。與此同時,聯邦星艦航海家號與陌生的鳥形種族洛里安人 (Lorian) 進行了第一次接觸。

尚路克.畢凱大使今年退休,並定居在法國。

2403 年

星曆 80344.81,岡恩母星上佈署的傳送抑制器 (transport inhibitor) 網路,使他們暫時免於被佔領的命運。但克林貢艦隊封鎖星球時的精準打擊,摧毀了星球上的繼電網 (power relay network) 之後,不到 50 分鐘第一隊克林貢登陸小組 (landing party) 就傳送到了星球表面。

留在星球上的岡恩軍使出最後力量防守關鍵區域,大批星球居民拿起武器保衛他們的家園和親人。但克林貢人對這些武裝起來的民兵興趣缺缺,而是集中他們的力量攻擊首都。

在第一隊克林貢人登陸岡恩母星後的 28 小時,第五艦隊的兵力攻入皇宮,岡恩霸權被克林貢帝國攻陷。

在國王煞厲斯投降,並保證任何留在星球的部隊都不會攻擊克林貢軍之後,卡拉將軍 (General Klag) 同意不會無故拘留岡恩人、並解除多數民眾的戒嚴令。

『克林貢人似乎對岡恩人關心過了頭了,』喬瑞爾.昆恩將軍在「照亮光明之城」節目上說。『他們小心翼翼不讓人民有反抗的理由。這不是克林貢人佔領一顆星球後的標準作業程序 … 當然,當傑帕克一到,我們全都知道這是為什麼了。』

在傑帕克首相搭乘帝國戰艦沃庫號 (I.K.S. Vo'quv) 抵達前,卡拉將軍花了一星期穩定岡恩母星上的情勢。在傑帕克傳送下去,並和國王煞厲斯會面之後,傑帕克下令做全球廣播,並利用克林貢艦隊延伸廣播範圍到大部分的岡恩殖民星及船艦。

克林貢在這次廣播揭露了岡恩宰相 (Prime minister)、軍情首長和許多岡恩政府及軍隊中的高階官員都是溫蒂妮人假扮的。假扮者隨後立即被處死。

『我們揭開了這些沒有榮譽 (qa'meH quv) 的種族的真面目,』傑帕克說。『我們只想防衛 α 象限,而非摧毀它。』

克林貢最高議會裡的鷹派要求處決煞厲斯和整個家族,以防這些皇族趁機揭竿起義。『我們征服了他們。現在我們要統治他們,』議員馬拉勃 (Councilor Marab) 說。『我們的帝國容不下這一個國王。』

經過仔細考慮後,傑帕克首相決定給岡恩人自治權,只要他們發誓效忠克林貢帝國。煞厲斯同意了,作為自治協議的一部分,煞厲斯能在克林貢最高議會中佔有一席無投票權的議席。隨後第五艦隊撤出岡恩領空。

『克林貢人找獵戶人幫忙、又征服了岡恩人。許多像諾西康人這樣的種族都嗅到了危機,』泰勒通訊社的泰戈.莫克說。『這一聯盟的建立,未來會成為聯邦真正的競爭對手。』

而由於他率先揭露溫蒂妮人的威脅,最高議會想讓賈若德艦長進入議會成為議員。但賈若德拒絕,選擇回到帝國戰艦坎恩號上指揮。

『直到我完全證明我對帝國的價值之前,』賈若德對議會說,『我還不值得成為各位的一員。我會像個英雄般回到克羅諾斯星,或者什麼都不是。』

今年一件打擊克林貢人的事就是皇帝凱力士 (Emperor Kahless) 的離開。今年稍晚,凱力士親自從克林貢戰刀團 (Order of the Bat'leth) 中挑選船員,乘帝國戰艦巴特斯號 (I.K.S. Batlh) 離開。

凱力士留了封訊息,說克林貢人不再需要他的引導了,所以他離開去尋找新的戰鬥。凱力士承諾他會在他們最需要他的時候回來。

在羅慕倫領空,塔蕊絲最高執政官和瓦拉爾將軍之間的衝突持續撕裂已經充滿裂痕的帝國。肯瓦崔及阿布拉克薩斯主星在背後的支持,提供了瓦拉爾和席拉的軍隊急需的安全藏身處及補給基地。

兩派的戰爭在星曆 80957.96,羅慕倫第二艦隊接近拉托三號星時突然結束。

『那時候最高執政官把她自己鎖在房間好幾天,不允許任何人進去,』星艦情報部的觀察員回報。『當瓦拉爾的艦隊進入軌道後,她的屬下終於破門而入。我想他們是要保護塔蕊絲的安全 … 但是她早已消失了。』

執政府裡裡外外的全面搜索一無所獲。塔煞則嘗試搜尋整個新羅馬星,但都沒有塔蕊絲最高執政官的蹤跡。

瓦拉爾和席拉登陸新羅馬星時搜尋仍在進行,他們直接進入了羅慕倫元老院。

『席拉做了一場非常動人的演講,說她永遠是忠心的羅慕倫人、也是元老院最好的朋友,卻絕口不提在她頭頂上停在軌道的十幾艘戰鳥,』聯邦通訊社的米拉.曼戴爾 (Mira Mandel) 說。『當那些參議員跪下向她效忠時沒人感到驚訝。』

元老院口頭表決通過任命席拉為最高執政官、瓦拉爾將軍為羅慕倫艦隊指揮官。塔蕊絲政權正式宣告結束。

2404 年

星際艦隊正在歡慶更多聯邦超曲速網路通道的啟用。

『在此多事之秋,這個科技和以前相比顯的更加重要,』查克泰將軍在半人馬 α 星系的超曲速節點 (transwarp hub) 啟用典禮上說。『若我們想擊退克林貢人、羅慕倫人或是當星球發生環境災變需要全體撤退的時候,擁有速度是絕對必要的優勢。』

『曲速引擎讓我們能探索天上眾星,而超曲速網路的出現則讓探索整個銀河成為可能。』

宋博士基金會取得一張強制令,強制星際艦隊必須說明其所屬所有全像程式的下落及其狀態。『我們要重新檢討這些個案,』宋博士基金會的律師艾莉莎.考利蕭說。『這些知覺生命形式生活在悲慘及奴役的牢籠中,比方說某些 EMH 一型全像程式用在挖掘二鋰晶體上已經超過三十年了!』

星際艦隊對該強制令提出上訴,聲稱這個要求太廣泛並且侵犯了軍官的隱私。『 這些為聯邦服務勇敢的男男女女,擁有不受法律審查的全像娛樂是他們應得的權利,』星際艦隊發言人瑪璉.杜蘭特說。『何況若此強制令公開了所有用於機密用途的全像程式,我們還是會違法也顯得不負責任。』

法律分析師預測這種與全像權利 (holorights) 有關的案件,會像醫生的官司一樣,一路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

『如果不是克林貢人、那就是羅慕倫人。如果不是羅慕倫人,那就是真實之路!記下我的話 – 聯邦會被攻擊,而且很快就會發生,』活躍份子克朗.內雷說。

內雷的預測比聯邦內每個人所想的還要早成真。星曆 81753.16,傑帕克首相通知聯邦大使,他要行使對赫羅米星團 (Hromi Cluster) 及其週邊星區古老的索賠權利,該區已經轉讓給聯邦政府好幾十年了。

傑帕克說他給聯邦三個月撤走該區域所有聯邦公民及其資產,撤離期限沒得商量。

根據聯邦通訊社的民調,超過 70% 的聯邦公民反對接受克林貢人的要求。『我們當然不會走,』 住在地球的音樂家卡西迪.門澤爾 (Cassidy Munzer) 說。『我們怎樣都該阻止克林貢人,不是嗎?』

聯邦總統安納卡.歐格呼籲大家冷靜。『我們不能在第一槍都還沒開之前就先開戰,』歐格說。『我們會尋求每一種可能的選項,和平是最重要的考量。』

羅慕倫星際帝國正在享受自其母星約二十年前被摧毀以來難得的和平時光。最高執政官席拉平息了殖民星球間長期以來的紛爭、在母星遺址設立羅慕盧斯紀念館、並說服元老院按她的意思行事。

『她善用一點點威脅、一些些魅力加上一大堆的詭計,』星艦情報部在新羅馬星上的特工說。『自唐娜翠消失以來沒有哪個領導人能像她一樣把人民團結起來。』

2405 年

星曆 82001.36,聯邦總統安納卡.歐格通知克林貢帝國說聯邦不會放棄赫羅米星團及其週邊星區。

『我們會繼續探索該星團。數十年內我們都不會撤掉在該星團的聯邦聚居地。你們宣稱對該區有古老的索賠權,但我認為現在是屬於我們的。』

『我們不想引發戰爭,』歐格繼續說。『但我們要保護我們自己。』

克林貢迅速做出了回應。 三天後克林貢艦隊進攻了寇瓦特 (Korvat) 星系,以此地作為攻擊目標有其象徵意義。2289 年時,寇瓦特殖民地就是促成聯邦及克林貢帝國於 2293 年成功簽署基度瑪協議的重要原因。

『若聯邦仍舊看重基度瑪協議,那就能合理假設傑帕克首相為何要攻擊該處了,』特納將軍 (Admiral T'nae) 在「照亮光明之城」節目上說。『我不相信克林貢人不知道征服寇瓦特星系所代表的意義多麼嚴重。這個聯盟已經結束了。』

被派去保護殖民地、並阻止克林貢登陸小組強制驅逐聯邦公民的星艦艦隊,和克林貢人發生了衝突。

『從前線送來的初步報告看來是好消息,』星際艦隊發言人瑪璉.杜蘭特說。『聯邦星艦蒙哥馬利史考特號 (U.S.S. Montgomery Scott) 在戰鬥中嚴重受損,但是被拖到太空基地進行修復。我們有信心星際艦隊能保護在寇瓦特殖民地上的居民、以及整個聯邦。』

諾西康部落組成的聯盟和克林貢帝國簽訂的互不侵犯條約給了克林貢人更多支援。選擇效忠帝國的諾西康人可以加入克林貢防衛軍,並在帝國中擁有個人財產。

『有了岡恩國王煞厲斯的擔保才促使了諾西康人加入帝國,』泰勒通訊社的泰戈.莫克說。『我想他看到了志同道合的種族共同合作的可能性。 … 就像聯邦一樣。』

克林貢政治的觀察家注意到一件會影響克羅諾斯星政權轉變的事,武夫將軍同意擔任馬托克之子.德瑞斯的導師 (gin'tak)。

『武夫的頭銜是他的老朋友馬托克給他的,現在他要指導馬托克之子如何掌理他的家族,』匿名的消息來源說。『武夫的戰鬥及政治技巧正好是馬托克家族想重回帝國領導角色最需要的。』

聯邦也得到了新盟友。卡達西同意簽訂科學交流條約的舉動進一步鞏固了聯邦和人民議會的關係。在佛瑞吉納星,羅姆大王利用他與卡達西人簽署的貿易協定所獲得的利潤中撥出一部分,用以拓展科技以及與聯邦簽訂的資訊共享協定上。

『他把我們一起扯進他的慈善事業裡,和聯邦為伍沒拉鍗錠賺也得不到好處,』於阿基里斯 (Argelius) 星系開貿易站的獨立佛瑞吉人憤怒的說。『我是個合法的商人!我不會支持的!』

就在許多佛瑞吉人反對與聯邦建立更深的關係時,另一些人則看到了與克林貢帝國或聯邦的敵人做生意的機會,但羅姆則辯稱和聯邦保持良好的關係未來的利潤要大得多。

佛瑞吉經濟顧問議會提出的反對方案被證明反而要花更多錢,讓羅姆最後獲得了勝利,並中止了與聯邦正式結盟的紛爭。在與克林貢人戰鬥中獲得的初步勝利、以及與簽署佛瑞吉人的協定鼓舞下,聯邦總統安納卡.歐格輕易的贏得選戰,邁向他的第三個任期。

『幹嘛要換人?』在傑納斯礦坑 (Janus Mining) 工作的地質學家羅莎.奧利佛 (Rosa Oliver) 問。『他看起來幹得不錯啊。』

星曆 82626.64 時,岡恩人以克林貢帝國盟友的身份參戰。岡恩艦隊對雪曼之星 (Sherman's Planet) 發動攻擊,但被深太空 K-7 附近派出的聯邦艦隊輕易擊退。

『我想岡恩只是在測試我們,』太空站站長璽.雄塔利亞斯上校 (Captain Shir th'Talias) 說。『現在他們知道我們已經做好戰鬥的準備了。』

2406 年

聯邦及克林貢之間的戰事因克林貢艦隊入侵阿爾堪納斯 (Archanis) 星區而逐漸升溫。

克林貢人想要那裡很久了,阿爾堪納斯星區於 23 世紀中期讓給了聯邦。2372 年聯邦–克林貢之戰末期,克林貢軍入侵了該星區,自此之後兩陣營便積極爭奪該處的所有權。

『我們曾經奪回來過,』明.蘇魯中校 (Commander Akira Sulu) 說。『我們可以再奪回來一次。我對我的星艦軍官同事們的能力和勇氣有絕對的信心。』

軍事觀察家預測阿爾堪納斯星區的戰鬥會變成長期戰。『兩軍幾乎勢均力敵,』瓦肯軍事戰略家索納 (Sona) 對聯邦新聞網說。『克林貢和其盟友都是兇猛的戰士,但星際艦隊也有著滿滿的勇氣和韌性。有百分之 82.47 的機會,這場爭鬥會持續一年以上。』

於阿爾法記憶 (Memory Alpha) 的研究團隊開發的能量電池 (power cell) 技術,可能可以幫助星際艦隊取得一些優勢。新電池讓外遣隊中的星艦軍官配備個人防護罩產生器 (personal shield generator) 的夢想成為可能。

『這個新科技能讓我們的軍官更安全,』星際艦隊發言人羅里斯.布雷茲 (Loris Brex) 說。『這只是聯邦能做到什麼的範例之一,沒有什麼我們無法解決的問題。』

首個防護罩產生器會先發給在阿爾堪納斯星區中執行地面作戰的特別小組。一旦該科技經過充分測試,將會提供給所有星艦軍官使用。三家民間公司已經宣佈他們正致力於修改該技術應用於商業用途。

『忘了防護罩吧,給我們能量電池就好,』宋博士基金會的研究員亞歷山大.貝克 (Alexander Baker) 說。『若我們現在能取得能量電池技術,只要從我們的時間表中撥出兩星期就可以做出移動式全像產生器,給那些不在星際艦隊裡的光子生命形式使用。』星際艦隊的醫療艦,包含聯邦星艦巴斯德號、聯邦星艦安慰號 (U.S.S. Comfort)、聯邦星艦居里號 (U.S.S. Curie)、聯邦星艦佛萊明號 (U.S.S. Fleming),皆已改道趕赴位於卡內基 (Carnegie) 星系的聯邦殖民地,一同對抗據報已感染該地百分之 80 人口的高度致命的傳染病。

有關卡內基內部情況的資訊非常難以取得,因為所有離開星系的子空間傳輸都被星際艦隊以「戰略理由」封鎖。接近卡內基星系的船艦皆會被驅逐,且不允許任何卡內基船艦離開該星系。

『我們正處於戰時,同時我們也正在對付一種能毀滅整個殖民地的病毒,聯邦的工廠及複製設備所提供的物資也夠多了,』當記者問起為何要保密時布雷茲說。『不是每件事的每個細節都需要出現在晚間新聞上。』

大家都在謠傳傳染病不是生物自然演化出來的。聯邦總統安納卡.歐格拒絕對謠言發表評論,只說星際艦隊需要時間和資源治療該地的民眾並阻止疾病擴散。

今年星際艦隊有一項人事調動引人注目,查克泰將軍被任命為星艦情報部部長。查克泰承諾會將這個傳統上認為非常隱秘的職位變得更公開、並負更多責任。

在將軍接任新職首次對星艦司令部的簡報中,他詳細指出了到目前為止,他所看到溫蒂妮人滲透聯邦的情況。查克泰坦承,星艦情報部相信起碼有 30 位星艦軍官或聯邦政府高層實際上已被溫蒂妮人滲透。

『我們麻煩大了,』查克泰說。『溫蒂妮人很可能就坐在這間房間,而我們沒人知道。』

星艦情報部還沒有能夠簡單偵測出偽裝成人形的溫蒂妮人的方法,他們正在發展新技術以便找出可行的方法。

2407 年

阿爾堪納斯星區的戰鬥持續進行,聯邦和克林貢雙方均死傷慘重。

『克林貢人也許會為他們的船員帶著榮譽死去而感到高興,但是我們把自己的兒女送到星際艦隊是去探索、而不是去打仗的,』活躍份子克朗.內雷說。『現在不是我們尋求和平解決的時機嗎?』

事實上,聯邦的確在努力這麼做,聯邦議會、甚至連聯邦總統安納卡.歐格本人都一直傳送訊息給傑帕克首相。宣稱聯邦希望能先展開和平對談或暫時停火,以便之後能舉辦全面性的和平高峰會。

傑帕克拒絕了。『我們不戰至千刀萬剮而死絕不罷休,』傑帕克對最高議會說。『和平對克林貢帝國來說就等於死亡。幸虧我們及時發現了之前的錯誤。』

『爭鬥造就了克林貢人。戰爭讓我們變得更強。我以刀刃為筆、以敵人的鮮血為墨,寫下我的事蹟。』

瓦肯科學院正致力於改進超曲速航行科技。『這項科技很明顯的還需要改進安全性並提升速度,』首席研究員 (lead researcher) 之一的史拉利 (S'larin) 說。『超曲速科技絕對是星際間航行 … 以及聯邦的未來。』來自費洛士 (Phylos) 星系的報告指出費洛士人 (Phylosians) 似乎遭受了與肆虐卡內基星系相同的病毒襲擊。星艦醫學部派遣外星生物學家及醫療小組前往該區,但他們不期望短期內找到抵禦的方法。

『費洛士人不尋常的解剖結構增加了找出療法的困難度,』星艦醫學部部長貝芙莉.庫修將軍說。『但是我們有信心,在與費洛士科學家合作之後我們就能幫助他們。』

在羅慕倫方面,星艦情報部的觀察員回報席拉已經實現了前最高執政官塔蕊絲的構想 – 一位羅慕倫君王 (Romulan monarch)。

『當然,席拉自己沒說過半個字,但她在元老院的盟友一直在散播這個想法,』一位特工說。『而且毫不意外的人們會把席拉和大家深愛的羅慕倫前統治者艾.伊梅希森.特盧拉魯 (Ael i-Mhiessan t'Rllaillieu) 放在一起比較。』『另外,儘管大家都相信史塔之劍 (Sword of S'task) 已隨著母星毀滅而消失,但祕密搜尋該劍的計畫仍在進行。』

在克羅諾斯星上,利響代表向傑帕克首相接觸,希望能向諾西康人一樣加入帝國或簽署互不侵犯協定。傑帕克似乎想接納利響人成為帝國的盟友,但整體來看克林貢人沒有把這件事看得很重,所以雙方談判進展緩慢。

在剛巴 (Ghomba) 星系,馬托克家族與杜拉斯家族為了爭奪該區小行星帶中的資源而發生衝突。

『這是戰爭的開端,記住我的話,』克羅諾斯星上的歷史學家和傳唱者 (oresinger) 提朗 (Tiran) 說。『我以前見過。那真是充滿榮耀、榮譽 … 還有鮮血。流了很多的血。』

2408 年

克林貢和岡恩聯合進攻賽斯特斯三號星,星際艦隊集結艦隊防禦該星球及其居民。

『這區在詹姆士.T.寇克 (James T. Kirk) 時代就是岡恩人覬覦的目標了,』派克市 (Pike City) 市長傑.亞倫 (Mayor Jae Aaron) 說。『但我們不怕岡恩人、克林貢人或是任何想入侵我們的人。直到分出勝負之前誰都不會離開球場。』

星際艦隊官方想試著以安全為由說服這些殖民者儘快撤離,但大部分的人拒絕離開。賽斯特斯三號星上的居民要防衛自己的家園。

『我們很欣賞賽斯特斯三號星居民的氣魄,但我們還是要懇求他們考慮撤離。至少能保證老弱婦孺的安全,』星際艦隊發言人羅里斯.布雷茲說。『這是戰爭。我們不能保證總是會以快樂的結局收場。』

星曆 85365.28, 羅慕倫星際帝國多年來的動盪與爭鬥似乎隨著席拉女皇的加冕儀式而消弭於無形。新女皇不再設最高執政官,元老院則為女皇的意願服務。

『安全人員嚴密控制首都市,』星艦情報部在羅慕倫內部的消息來源說。『羅慕倫人說他們有理由相信有人密謀行刺女皇,但我覺得不只是這樣。這是席拉第一次向大家展示她的權力有多大。』

在加冕儀式的觀察員說這次儀式的排場和花費都顯示帝國已經復甦。席拉呼籲大家奉行舊的傳統,那些榮譽之刃和鮮血之誓堆砌起來的舊傳統。

而實際上,在她戴上皇冠之前,她先用鑲著寶石的刀子劃過她的手掌。隨著鮮血滴在白色毛皮的地毯上,席拉發誓要用她的生命支持並守護這個帝國。

『傳統在新秩序下變得很重要,』星艦情報部消息來源說。『席拉想帶領帝國回到母星還在時的黃金年代,並用這些記憶激勵她的人民。人們再度談論起古老的榮辱觀 (mnhei'sahe),許多人開始把新羅馬星稱為莫瑞瀚星 (Mol'Rihan),這是古時上瑞瀚蘇人 (High Rihannsu) (譯註:古時羅慕倫人稱自己為瑞瀚蘇人) 給「新羅慕盧斯星」取的名字。

在九月星際艦隊與 236 號太空基地 (Starbase 236) 失去聯絡後,他們派聯邦星艦企業號-E 前去調查。

『這件事可能和戰爭有關、也可能和別的事情有關、也可能只是單純的裝置異常,』布雷茲說。『我們最關心的還是基地人員的安全。』

星際艦隊委員會發現由於人員退役、死亡的緣故,以及因克林貢之戰不斷增加的人力需求,星際艦隊正面臨合格指揮軍官嚴重不足的窘境。

委員會建議修改外遣隊規則鼓勵更多軍官轉到指揮領域任職、增加星艦學院錄取率、修改指揮體系以便充分利用那些有經驗的星艦軍官。

『我想我們是該捨棄以往那種,要先花二十年磨練然後才考慮讓一位軍官接手指揮的模式了,』委員會主席 (committee chairman) 喬瑞爾.昆恩將軍說。『我們要快速拔擢優秀的人才、我們要讓艦長帶領外遣隊 (away team)、星際艦隊要重新檢討整個指揮體系以適應現在的情況,不能再沿用 30 年前的觀念了。』

資料來源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